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Solo/Mendez】婚后十年

之前有姑娘点的撒娇梗和甜蜜小事,然而我觉得撒娇就一句话好像也不算甜蜜小事也不是非常好意思说这是点梗……

anyway应该是个小甜饼

----------------------------------------------------------------------

【0】

Mendez直到第二天晚上才想起,他似乎忘记了前一天是他们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

刚结婚的时候Solo总是会记得各种各样的纪念日,花样百出地令人惊叹,就算有时候纪念日在外面出任务,也总会提前一礼拜到三个月不等地先把礼物备好了。要是那天Mendez也没法收礼物,两人聚齐了也总要补过一次。

这样下来不到半年Mendez也被Solo带着对各种日子说起来如数家珍,以至于在婚后第八九十年两人共同忘了无数纪念日后,有时候Mendez想起来,恐怕也是因为最开始的几年把往后要过的全过了个遍。

陈酒十年,大约确会越酿越醇,然而生活毕竟不是酿酒,没有人能确切知道岁月究竟会让她走向何方。

 

【1】

Solo又成功结束了一个任务,以及,又把自己弄到了医院ICU里。

手术比较成功,Solo还在ICU观察,Mendez坐在外面。这么多年他仍像第一次一样由衷地讨厌着这个地方,这里其实没多么重的消毒水味,但也许是ICU的气氛总是那么压抑,Mendez没由来地觉得这里的空气都刺鼻起来,他下意识去摸口袋里的烟,没有摸到,这才想起,他已经戒烟好久了。

十年前刚和Solo在一起时,Solo的情话停都停不下来,不是“爱你所有又爱你本真”就是“你永远不必做什么改变让我爱你,因为我爱的就是你”。

他们好像都没有刻意因为对方喜欢去做过什么改变,但是又确乎改变了很多,而这时候想起来,Mendez甚至都忘了自己最初究竟是为什么去戒烟了。

他想了想仍是没有什么结果,于是起身去买点什么东西吃,天长日久的,两个人都倒在医院作伴可一点都不浪漫。

 

【2】

等Solo的状态平稳下来被转入了普通病房,Mendez才被允许陪在他身边,虽然医生告知他Solo已经脱离危险期,但可能还要一阵子才能醒来。

Mendez坐在Solo床边,有一段时间没见了,Solo的胡子都长了起来,Mendez抬手抚摸了一圈,想着等他醒来帮他刮一刮好了。虽说现在Solo也基本是由他摆布,可就不说这一堆管子,要是下手没深浅,刮到皮肤了他也不知道。

然而他又确切地知道即便Solo没醒着,这种下手没深浅的事也不会发生,对于Solo他总是万分小心。最后只能说他并非怕刮到Solo,而是怕刮完看不到Solo睁开眼睛用充满柔情的目光看着他。

他最终放过了Solo的胡须,转去握着Solo的手。Solo的手捧过玫瑰,戴过戒指,烹饪出过各种佳肴。Solo的手也握过枪,挥过匕首,杀过人也救过人。

他输了太多液体,手仍然冰凉,以至于Mendez觉得他的手上的温度也在流失,和那过去的时光一样。

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Mendez把Solo的手贴在脸上,心想。

然后他感到脸上被茧子轻划了几下,不太疼。

 

【3】

Gaby和Illya来看Solo的时候,Mendez去听了些医嘱刚回来,站在门口听到里面Gaby和Illya说话声,“……你这回伤的也不轻,可得多养几天,Waverly招了一批新人进来,不过你还是多养一养再带他们吧。”

“哪有那么脆弱了,新人进来正好锻炼锻炼他们,没这一身伤可不算好特工。”

“你可少逞强,cowboy,真当自己还和十年前一样啊,不说你老了多少,你看看你这伤,也就Mendez受得了你,要是我早由你自生自灭去了。”

Gaby咳了一声示意自己还在场,Illya赶紧换了话题,“说真的,cowboy,你趁现在还是多休息,那些孩子比你十年前省心不到哪去,回头Waverly让你带他们有你忙的时候。”

“这不一定,我个人魅力还降服不了新人了?一准让他们听话。”

“那你还不如跟Mendez学学,毕竟我看你对自己的认识实在太有问题了。”

“学什么学我对我和Mendez的婚姻绝对忠诚,学他是要怎么对那些孩子们?”

……

Gaby·我觉得我旁边这两个人加起来超不过五岁·Teller不忍直视地偏过头,正好对上门外Mendez的目光,Gaby给了他一个“这破组织迟早要完”的眼神,Mendez忍不住笑了出来。

十多年前的临时小组,“临时”了十多年过去了,有了新人,大概就彻底正规下来了。Mendez第一次见他们的时候,三个人都是一副“这谁我不认识”和“这破组织到底什么时候解散”的样子,十年了,他们成了家庭与好友,迟早要完,却没人想真完。

还好,你们都在。

Mendez又出去转了几圈让他们聊,回来后也到了Illya和Gaby告辞的时候,Mendez和他们说了几句话,并和Gaby对刚才的眼神交换心照不宣地没提。

两人走了Mendez在Solo身边坐下,Solo牵了牵Mendez的衣角,“刚才一个姿势坐久了腰疼,帮我揉揉。”

Mendez心想谁刚才说自己不脆弱来着,然而说出口却是,“你换个姿势,我帮你揉。”

Solo干脆地起身抱住了他。

Mendez被他箍在怀里不怎么能动,“这我没法揉。”

“不揉也行,让我抱一会儿。”Solo把头埋在Mendez颈窝里,本就低沉的声音显得更深沉,一如静水深流。

“多大年纪了还撒娇。”Mendez好不容腾出了手来,环上Solo后背,轻轻拍抚着。这个人啊,再逞强也不在他面前逞,十年竟也没变过。

 

【4】

等Solo可以回家康复的时候,Mendez有个会议要去西海岸某市出差。他收拾东西的时候Solo的表情完全是肉眼可见的可怜,Mendez边收拾边念,“记得按时换药。

“第一种药再用三天就可以停了,但是后面两种药不能停,看好了别拿错了。

“不能吃的东西不要偷吃。”

Mendez的话最后被Solo用一个吻堵上了,“少喝酒。”

又一个吻,“晚上早点休息。”

再一个吻,“早上又要紧事的话早告诉我,我给你打电话当闹钟。”

Solo还想吻他的时候被Mendez推开了,“怎么现在话这么多。”

“你还不是一样。”

Solo执意开车送Mendez去机场,Mendez坚决反对,这一次Solo没拗过Mendez,以至于Mendez走的时候他还在生气。

Mendez刚坐到车里,就收到了Solo的短信,“怎么办,我现在不仅不气了,已经开始想你了。”

都说七年之痒,谁知道不见痒,就见腻歪了。

越活越回去了。

 

【5】

Mendez回来的时候提早跟Solo说了,Solo本打算先准备好晚餐,然后再去机场接Mendez。然而临时有了任务,虽然不用他出外勤,但他也开始带了那些新人们,他们第一次外勤他总得看着点。

Mendez也正好晚上有饭局,晚饭过后Solo也没有回家,他折道去了超市,Solo每天跟他发短信跟把他当备忘录似的,早上起来发一遍今天家里缺了什么东西,晚上要买了再发一遍什么东西不缺了。因而他看看也就知道需要买什么,买完了也照样给Solo发了短信过去。

他回家时收到Solo的短信,“任务结束了,我们补过一次十周年纪念日?”

“补过什么,明年再过吧。”Mendez回短信。

俩人同一时间想到了九周年的纪念日也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没过成,Mendez去年也是这么说的。

然而两人都没有提,有时候觉得没必要不是因为厌倦了,而是因为那份安全感不需要任何外物来证明。

过于不过有何妨,明年这个人会在,后年也会,还有很多很多的以后都会。

这个人就是爱情。

-------------------------fin--------------------------------

评论(6)
热度(206)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