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Solo/Mendez】我爱之人【8】

我要忍不住开金手指了!!!

本章summary:大型掀马甲【?】现场

前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

华盛顿塔如约为他们召集好了向导,出发前Jack联系了Mendez,“你最后说服Solo不跟你去了吗?”

回答他的是Solo的声音,“我当然会陪着我的向导去。”

“你们结合了?”精神沟通按理说是不会看出说话人的反应,但Mendez却莫名想象出了一副Jack如何被呛到的表情,然后很明显地、由于结合后的思维互通,这个画面也传递给了Solo。

“显然。”Solo握着Mendez的手,努力不要让自己笑的太得意,周围渐渐聚拢过来的向导也好奇地看着他们。

“虽然你们结合是意料之中,但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是我们讨论后决定的,”Mendez示意Solo跟那些小向导们简要说明一下情况,自己回答Jack,“我们已经有计划了,别担心。”

“一路小心。”Jack还是嘱咐了他们几句。

 

柏林塔作为曾经纳粹德国最高哨向训练及管理机构,在战争结束、柏林划定苏、美、英、法占领区时遇到了不小的麻烦,柏林塔作为整体建筑其指挥中心位于东柏林,但几个研发或训练基地却分散在整个柏林境内,训练基地可以划地重建,但是研发基地却是盟军与苏军争夺的目标。最终经几次大小规模的冲突、及美国哨向联合会与苏维埃哨向委员会的几次会面协调后,最终柏林塔冠以“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柏林塔”称呼,管理东德境内哨向;而原柏林塔内西德方面哨向的资料及相应机构随联邦德国迁至首都波恩,称为波恩塔。双方同意封存占区境内所有研发基地的资料、摧毁相应建筑。当然事实上这些约定能完成多少,旁人也无法确切知晓,正如当年纳粹德国柏林塔到底有多少个地下实验基地也非一个确知的准数。

归功于CIA在遍布东西柏林的情报网,早在Solo与Mendez到达西柏林前,他们任务目标,那群科学家们所在的位置就已经查清了,是在西柏林一个曾经属于纳粹的地下实验室,在49与50年之交美苏确定的几个研发基地之中,想来是这批科学家一直以来的秘密藏身之处,只是之前被几个野心家发现了,于是要挟他们为自己做事,这才有了现在的情形。

在先期的任务中,当地CIA特工已经和幕后这些野心家们有了些明面上的接触,是以Solo和Mendez以及他们所带领的向导们可以分成两批,或扮成与他们有合作的科学家进行先期的探路,Solo和Mendez则带领另一批人随后潜入完成任务。

事实上整个过程比想象中进行地顺利许多,他们很快就取得了实验室内部绝大部分位置图,甚至了解到几项现在正在进行的实验内容。不过Solo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他们和几个随后将潜入地下实验室的向导们开会,已经拿到了一份根据前期情报确定的地图,Solo问,“这会不会看起来都太容易了?”

“说到底几样最关键的武器我们还并不知道在哪里,”Mendez盯着他们手绘的地图,“就是对现在知道的这些——”

Mendez好像从图上发现了什么,停下了话,Solo顺口接了下去,“也要谨慎一些,他们的向导在误导欺骗上的造诣究竟到达了怎样的程度仍然不太好确定。”

【有个问题。】Solo在精神世界听到Mendez的声音,而Mendez实际上的表情则没什么变化,仍然波澜不惊地说,“当然具体任务中也不建议一直开着屏蔽器,毕竟屏蔽器对你们自己也会有影响。”

【怎么?】有向导对任务的问题提问,Solo回答了几句。

【德国从来不是一个哨兵崇拜的国家,他们最高明的研究成果绝大多数都是向导精神力相关的。】Solo随着Mendez的讲述再认真看了一遍地图,他们目前接触到的研究内容里,大多是些哨兵辅助强化系统,似乎确实没有向导相关的能力。。

【所以对于德国曾经的研究感兴趣的人,不可能完全没有向导相关的研究?也许这些项目存在只是机密所以不能让我们接触他们的人知道?】

【或许是这样,但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他们很快选定了行动的日子,之前与他们谈合作的人还在明面上继续谈着,并在暗中尝试接触了那批科学家们。有鉴于他们具有特殊情况下可破坏研究基地的许可,科学家们特别提到,这一研究基地储存着不少化学制剂,建议由专业人员处理而不要贸然销毁。

他们确定了基地安保交接班的时刻,以方便Mendez带着向导们潜入,Solo则从另一个方向进入,以探路和预先排除危险为主,尽量避免和对方的直接接触。Solo很快便发现,似乎有人跟着自己。

“我感觉有人盯上我了。”

“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看看,我屏蔽了你的哨兵信息,一般向导应该没法用向导的能力感知你。”Mendez这边一路倒是很顺利,加上一群向导本就善于隐藏自己及误导其他人,他们一路基本没有遇到什么阻拦。

Solo依言把自己暂时藏了起来静静观察,一个哨兵在这时走到了他附近,东张西望似乎在找什么。

【哨兵。】在有人的地方Solo不能出声,便在精神世界里和Mendez交流,【这儿不是号称有对哨兵无差别精神打击的武器吗?为什么会有哨兵?】

这时正好有小向导悄悄和Mendez说,“那边的守卫,我怎么觉得是哨兵?”Mendez靠近感知了一下,周围存在的哨兵仿佛不止这一处。【我这儿也有。】

【我们之前的情报可能有问题。】Mendez示意周围向导注意警戒,【千万小心。】

他们身旁的一盏幽暗的灯光诡异地闪烁了几下,似乎昭示着某种不祥之兆。

 

“我看不到他了。”面前的哨兵似乎在联系什么人,为了避免更多的后援过来,Solo瞬间决定先下手为强,他从阴影里闪了出来,出其不意地在背后攻击了面前的哨兵。然而这一击没达到Solo预想中的效果,对方反应过来迅速进行了反击。双方一时分不出高下,扭打在了一起,直到一个女声响起,“Illya,停下。”

这个叫Illya的哨兵手下一松,Solo也停下了,站起来整整自己的衣服,一边观察着走来的女子。她是位女性向导,Solo能感到她周围有一个稳定的精神力场,这似乎在哪里感受过——那天在华盛顿,他找到Mendez的时候,周围确实有一个精神力场。他向女向导走过去,旁边的Illya觉察到了他来意不善,挡在了自己的向导面前。

“我们终于又见面了。”Gaby向他伸出了手。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华盛顿并且精神暗示我的向导?”

“前一点,我承认去过华盛顿也见过Mendez,后一点,与我没有关系,我在他身边也被精神暗示了。还有,我去华盛顿是为了找你们,为了现在这个任务,CIA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所以?”她知道Mendez的名字,可能是Mendez的朋友,但这仍然不能让Solo完全相信她,他打算先听她说完,然后像Mendez求证真实性。

“他们说自己复原出了当年的武器,U.N.C.L.E.的哨兵因为这个几乎绝大多数牺牲在了任务中,所以我们先入为主地认为有这样武器——但是,这武器又不可能凭空变出来,我可以保证这么多年没有任何一家找到了武器的资料,不然早就复做出来了,像原子弹那样。”

“U.N.C.L.E.?”Solo默念着这个陌生的代号,却突然想起了他与Mendez刚认识的时候,Mendez从他手里抢过的一枚战时的徽章,以及那背后的一圈文字US MILITARY SERVICE。

那枚徽章被磨损了不少,可是开头的首字母U仍然清晰可见。

【Tony?】Solo在精神世界呼叫Mendez,却没有得到答复。

Gaby还没有说完,“今天的事情,很可能就是个陷阱——”

“确实。”Solo打断了他,“很有说服力的故事,但我想现在我的向导需要我。”

“你冷静点,”Gaby继续说,“听我说完,你现在出去你知道会遇到什么吗?”

“随便什么。”Solo懒得跟他们继续说下去,Mendez还没有给他回应,他的精神世界里警铃大作,恨不得长出翅膀飞过去。“以及,我还并没有完全相信你。”

Gaby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把扯住了Solo的胳膊,“Napoleon Solo ,你在1940年被派往欧洲战场加入了U.N.C.L.E.执行机密任务,1942年12月初,U.N.C.L.E.由于缺少向导向盟军在当地的联合情报组织请求向导支援,Mendez是在这时候作为CIA的向导特工加入了U.N.C.L.E.,你们在43年年初开始搭档,你们具体什么时候爱上的我没那么清楚,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是43年夏天,大约7,8月份,你们和我们说打算战争结束后去结合——我知道经历了最后那次任务,你们多少可能记忆都有些缺失的地方,你应该不记得我了,但我说的这些,足够你相信我吧?”

她完全没想到在Solo脸上看到如此极度震惊的表情。

---------------------------tbc----------------------------

感觉下章就可以完结了吧

评论(2)
热度(42)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