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Solo/Mendez】我爱之人【7】

一边看尤伯杯一边码字一眼没看发现到这个点了,饿

本章summary:人嘛还是要自信一点,是你的就是你的呀

前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

Solo停在Mendez的面前,Mendez仍然低头避开Solo的目光。两人间的气氛静默地似乎能听到呼吸声,直到Solo开了口,“他的名字是什么?”

Mendez愣了一秒,才顺口编了个名字,“Henry。”

“他比你的年纪大还是小?”Solo似乎根本不在意Mendez具体说了什么,几乎不留给Mendez任何思考的时间便继续问了下去。

“小。”

“小多少?”

“七岁。”

“他的国籍?”

“美国。”

“出生地?”

“纽约。”

“你们第一次见面准确的日期?”

“九月二十三号。”

Mendez说话的时候没有注意到Solo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他希望自己的话能有更高的可信度,没有注意到自己在这些不可考证的细节上编的过于具体了,更没有意识到一年多前他曾经和Solo在聊天中顺口提了一句他在42年将近年末的时候才去执行一项秘密任务,九月这个时间节点与其说接近年末,还不如更接近于他和Solo第一次见面的时节。

Solo抬起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和我描述他,他和我相比身高高还是矮?”

Solo给他的压迫感让他一时来不及编造一套完整的描述,只能靠本能回答,“差不多。”

“眼睛的颜色?”

他下意识看向Solo的眼睛,“蓝色。”

“虹膜异色?”

“棕色。”

“最后一个问题,你和他尝试过结合吗?”

“没有,我们本打算——”

“吻我,”Solo完全不打算听他说完,“像吻你最爱的那个人一样吻我。”

“Napoleon,我不能——”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落入了Solo的怀抱中,Solo在他耳边轻声叹息,“要是我过了一个礼拜、一个月、甚至好多年才意识到你刚才说的没一句真话,而你又没回来,我又该怎么办呢?”

“我很抱歉,但这都是真的——”

“你就没有发现你根本不是觉得我像他,而是参照着我去想象他?”Solo抱着Mendez躺在了床上,看着他,低头亲吻他,“你和我都知道,你爱我,与外人都没有关系。”

Mendez僵在原地一会儿,终于伸手回抱了Solo,“我说的前面那部分是真的,但后面不是。”

“我知道。”

“我在那个秘密组织最后的任务,是摧毁那种针对哨兵进行无差别精神打击的武器,但我们任务失败了,他们最终还是启动了武器。”Mendez停了一会儿,艰难地说了下去,“我看着他在我眼前,脉搏慢慢消失了,人也渐渐没了气息。”

Solo伸手擦去Mendez的泪水,听他继续说下去,“可能因为当时精神攻击或者因为PTSD,我忘记了他的容貌与姓名,在这么多年里我一直想知道他是谁,想知道那些年都发生过什么事。或许就是种执念,我常觉得若是他不能被所有人所知晓,那么最后一个该记得他的人,就是我。我执意参与现在这个任务,也有这个原因,对不起。”

“你永远不需要为无法掌控的事情道歉,亲爱的。”

“我道歉是为了辜负了你,为我试图伤害你。”Mendez深吸了一口气,“你改变了我,你让我真正从当年的往事里走了出来。我参与FBI抓捕你的行动是个偶然的机会,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你会是我的灵魂伴侣与所爱之人。我不敢想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性会失去你,这也与外人没有关系。”

Solo点头,“我知道。”他停了一下,“我也知道我没有立场对你曾经的感情发表什么评论,之前你问我有没有什么想问你的,是的,我有很多想问的,但是我太害怕了,我怕我自己会因为嫉妒说出什么、做出什么后悔的事,我害怕我想问的本身就会伤害你。”

“我应该早点对你说的,”Solo这时换了个姿势躺在Mendez旁边,Mendez调整了姿势抱着他,“我本打算找个机会把这一切都告诉你,但我没有,我很抱歉——”

Solo决定用一个吻堵住Mendez的道歉,他们同时尝到了眼泪的咸涩,“这都不重要,别再道歉了。”

“但你应该知道——”

Solo干脆利落地把他拖进了下一次的唇舌纠缠,当他们分开的时候,Mendez抓着solo的衣领把他往自己这边拉了一点,“做你想做的。”

Solo看着他的眼睛,“任何事?”

“任何事。”Mendez点点头。

Solo突然笑了,“你是不是打算接下来说,做完就回去?”

“Napoleon——”

Solo翻身坐起来,郑重地看着他,“在我们打算做什么之前,先让我说句话。”

Mendez跟着坐起来,他从Solo的眼神中大概明白了什么,而他等着Solo开口。

“无论过去发生过什么,你和别人之间,你和我之间,都让它们留在过去吧。但对今天以及以后的日子里,我请求你属于我,也允许我属于你。”

有些时候Mendez觉得自己无法拒绝Solo,戏谑的调皮的庄重的,每一个请求。当Solo看着他的时候,他知道如果与Solo的结合,自己之前的坚持也就失去了意义,但自己一定会答应Solo,因为这同样也是他的愿望。“我以为你会选一个更特殊的场合。”

“没有什么场合比一个求婚的时刻更特殊的了。”Solo握住Mendez的手,将一个盒子塞到了他的右手里,“我在加拿大定做的,本来打算回去后挑个时间的。”Solo调整了姿势让自己单膝跪在床上,“以我对你的所有爱和尊重,我请求你成为我的丈夫与向导。”

“而我要你的一个保证,”Mendez隔着戒指盒子回握Solo,“向我保证你不会离开我。”

Solo郑重地点头,“我保证。”

Mendez伸出左手,“我是你的。”

他们互相戴上了戒指,Mendez把手搭在Solo脸上,Solo突然开了口,“今天第二次了。”

“对我想要催眠你的事,我很抱歉。”Mendez知道Solo在说什么,“而对这一次,在这时候后悔还来得及,结合只有这一次机会。”

Solo知道他不应该在此时想起别的事,但他无端地想起了Mendez曾和别人尝试结合过这个事实,那应该是外力中断了结合,也由此导致了Mendez不记得这段过去。但他却忍不住去想,那会是怎样的场景,或许是千钧一发时候赌命的援救,或许是柔情蜜意被意外打断。

Mendez察觉到了Solo的走神,停了下来。

“在关于你的时候,我从不后悔。”回过神的Solo握紧了Mendez的手,“开始吧。”

在结合热吞噬他们的理智之前,像所有的结合时刻一样,两人的精神图景开始粘连,彻底向对方开放自己的精神世界。Mendez的精神图景没有一般向导的那样明亮耀眼,或许是因为精神图景中漂浮的不少黑色碎片。精神图景的景象都是记忆的实体幻化,而这样的碎片或许是由于记忆的某种程度的撕裂。Solo猜想那就是Mendez之前战争中的一段记忆,他可以通过触碰查看,但他犹豫着,伸出的手终究没有碰上去。Solo自己的精神图景则符合Mendez对他的感觉,比较的多姿多彩,只是Mendez多走了几步,一处深不见底的断崖横亘在Mendez面前。往下无边的空洞让Mendez觉得这断崖似乎要将他吞噬下去,他依稀回想起刚见面的时候他似乎确实探查发现Solo有过严重的大范围的记忆层断裂,只是后来被别的事吸引了注意忘记了这点。他想着之后再向Solo问清楚,便被Solo拖入了结合热的情////潮中。

结合完成后离他们出发还有不少时间,他们躺在床上休息。Mendez看着身旁闭目养神的Solo,他突然理解了为什么美国哨向联合会建议90%以上结合度的哨向慎重考虑结合,但几乎很少有人真会因为这个放弃结合。情人间同生共死的誓言常存在于爱情题材的文学作品,他感到的远比誓约更多,精神链接的那端清晰地传来Solo的情绪,他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另一个人同样繁杂的思绪,但那都不重要。他比任何时候都更能感知到Solo,也在这时他觉得之前的纠结也失去了意义,他不会畏惧一个人踏入黑暗,但是害怕黑暗吞噬他所爱之人,而现在精神链接就在那里,提醒着他有人愿与他并肩前行。

那是陪伴,也是承诺。

那是他的归宿,也是Solo的,跋山涉水、归路迢迢,而他们终将到达此处。

-----------------------------tbc--------------------------

本章差点出现一个可能的结局方式,是这样的:

mendez:我曾经希望你就是他,我甚至在幻境中想象出了我们曾经的朋友,让她确认了我的想法,我知道这对你和对他都不公平——

solo:你等一下,你想象出一个曾经的朋友,女性,是不是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或者比我小一点的年纪、身材挺娇小的,穿着米色连衣裙,左手戴着一条银手链

mendez想了想:是啊,所以说,她不是我想象出来的,你见过她?

solo点头:我找到你的时候看见她也在朝你这个方向过来,但她看见我过来停下了,并且冲我笑了一下。

于是两人对了一下上上章的对话,搞清楚了solo就是之前的人,over

没这么搞是因为有些话我认为互相坦诚的时候也不适合说,比如mendez这句,比如solo也不会说mendez之前结合中断过

终于看到完结的曙光了,大约还有两章或者三章完结!

评论(4)
热度(36)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