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Solo/Mendez】Get Ready for It【2】

-迟到的情人节更

前章:第一章

--------------------------------------------------------------

【第二章】

不出Solo所料,即便他们最近的观察完全能够确定第一晚在餐厅发现的俄罗斯人确实是特工,接下来他们仍然度过了相安无事的一段时间。茫茫大海在这一条船上,也确实没法早动手,所以旅程的前半段对Solo他们来说过得相当轻松。但是现在的轻松毕竟只是一时的,他们总有沉不住气的时候,而这个沉不住气的时候随着船只快到了北美大陆也渐渐迫近。

对于Illya来说,日子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他们在意大利没能堵截到James教授,不得不跟着他们上了圣安娜号。他们接到的任务也有所改变,之前在意大利一直是希望能够将教授带走,而现在任务则主要转向了教授随身携带的那个硬盘,并且必要时刻可以直接处理掉教授,因而他们一直在暗处等待时机。

常理上讲,最后一晚是他们能想到的动手的最后期限,自然也是CIA那些特工们能想到的严防死守的日子,事情总是这样矛盾,太早动手容易节外生枝,太晚动手几乎就是把自己往陷阱里送,当然,前提是他们能够看出来哪些是真正打算动手的人。

Illya是从那天稍晚时分就开始布置手下在附近做出一副盯上他们的样子,之前的失败让他们想得万全,调集了不少特工,可用的人手完全充足,只等他们注意力被吸引开,自己就可以带着一小队人真正动手了。

 

Solo从这几天的观察中早就意识到了Illya是这一群俄罗斯特工的核心,他几乎一直是自己在盯着Illya的行动,其中自然包括了Illya最后动手的时刻。Solo权衡着是否需要叫来其他人,但Illya最为高明之处在于,也许自己带着的这支小队聚集了最优秀的特工,但他们归根结底是处在谁可以得手谁就动手的状态,并没有真正的主力与佯攻之分,如果调集来其他人,别的地方就可能有所行动。

而更棘手的一点在于,自己不仅没有把握,就连有把握,他们在大海上怎么处理这些俄罗斯特工?

但Solo很快有了主意,他一边在暗处跟着他们,一边想办法引起船上一些保安或者其他人的注意。Solo故意让他们注意到了自己,有些特工就要跟上他,被Illya制止了,Solo听到他让手下人专注任务,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Solo掏出枪,他们位于船舱之外,周围确实没有无辜的人。他们隔着一段距离,中间是进入船舱的门口,Solo抬起枪擦着特工的脚边开了几枪。

Illya还来不及阻止,场面便已彻底失控,那群人判断着开枪的位置连开了好几枪。Solo身边靠着一些空箱子,子弹穿过的力道带着几个箱子移了一段,互相碰撞之间纷纷要往下落。Solo闪身要避开,顾此失彼被一枚子弹击中了手臂。

几乎整个圣安娜号都听到了一阵枪声,船舱里瞬间像是炸开的沸水,此起彼伏地尖叫声吵得人头疼,工作人员循着枪声也纷纷赶了过来,Illya也只能无奈地下令结束任务。Solo被各种声音吵得听不到Illya的话,但看到他们已经离开了,也脱下西装外套把受伤的手臂裹紧了防止血流一路,准备从反方向悄悄离开。

 

对于思虑过多的人来说,失眠其实算不上什么新鲜事,因而Mendez在下船前一晚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的时候也没当回事。既然睡不着,便想想回去后接下来有什么任务,不过近来O’Donnell都没打扰他的假期,也许最近确实是没什么大事。他又想了一阵,渐渐觉得困意开始袭来,半梦半醒之间,几声枪响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几乎是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个可能是自己的同事的人,他批了件外套想出门看看。这时枪声已经听了,但是人们的恐慌显然没有停下来。陆续有人走出来看情况,一些工作人员在现场挨着安抚大家,只说是一家人不和打了起来而已。Mendez注意到大多数人脸上都是毫不相信的神情,也有一部分人觉得宁可相信这种不会波及大众的说法,毕竟,若是碰上了黑手党火并之类的事,一时冲动把整个船炸沉了都不好说。

Mendez想往舱外的甲板上去,但层层人群堵着他移动得缓慢。不过也幸亏有人群的遮挡,惊魂未定的人们没有精力注意他往哪里走,因而虽然拖延了一段时间,他还是到了外面的甲板上。

Mendez能确定枪声的位置,借着船舱里透出来的光,他往前走了一段,看到地上凌乱的箱子,他注意到箱子上的血迹,也不由得有点担心了起来。他小心地避开血迹,再往前走了一段,前面也是船舱的一个门口,不少人也聚在哪里,他却隐隐看到了一个靠在旁边船舱壁的身影。

那人显然也注意到了他,Mendez注意到了他做出了一个掏枪的动作,他借着一点光看清了那人的面容,确实是那天那人,他走上前去,“放松,是我。”

Solo万万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他曾经在餐厅里见到的人,但他也确实在看清来人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幸亏是他,还好是他。

Mendez小心翼翼地把手搭在他紧裹着的左臂,“这伤口需要处理一下。”他看了看四周,Solo现在走到哪边都必然会被发现,如果站在原地或许可以借着一排箱子暂时隐蔽一下,但是地面上的血迹太明显了,Mendez想了想,又问,“你的人在哪里?”

Solo直视着他的眼睛,皎白的月光衬着他的脸色虽有担忧却没有急躁与恐惧,Solo轻轻地问,“我可以相信你吗?”

“当然可以。”Mendez话语间的眼神越发坚定了起来。

“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

 

Mendez处理掉旁边的血迹和带血迹的箱子后回到了船舱内,他依照Solo的话找到了一个地方。他大概明白Solo为什么会问自己是否相信他,外勤特工之间的暗语向来有很多,以便于接到暗语的人能够通过具体的话判断在外的特工出了什么状况以及传递消息的人是否可信。

Mendez本无从判断Solo给他的几句话究竟有怎样的内涵,不过开门后对方一闪而过的讶异让他也有所猜测,想必可信任度还不算低。Mendez几句话讲清了Solo现在的状况,对方也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他们这里备有紧急处理的医疗品,Mendez问,“你们能派得出人手带他回来吗?他的伤恐怕需要有人在旁边遮掩一下。”

那位特工有一点迟疑,Solo传回来的暗语,意思里是带来消息的人足够可靠,可以百分百信任,只不过他带回消息来即可,不必过多参与。然而眼下他们这里只有他留守调度各方面,轻易也不能够离开,这么说的话总是要靠这个人再去一趟。

既然Solo觉得百分百可以信任,那么再见到他应该也不会说什么吧,他想着,否认道,“没有多余的人了。”

Mendez也就是象征性地一问,CIA的救援大师在伪装与救援上也信不过其他人,即使他们能派出来,Mendez也是一定要跟着去的“那我去吧。”

“劳烦您了。”

Mendez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再一次走了出去。

 

Solo看到Mendez的时候很是诧异,毕竟他的消息里是交代过那边到此为止不必让他过多参与,整件事涉及到各方势力很复杂,让他卷进来没有任何好处还容易招来麻烦。但是Mendez似乎看穿了他想说什么,“你们的人大概被自己的任务绊住了一时半会儿来不了,你的伤口不能拖延。”

Mendez说着开始给他处理起了伤口,Mendez之前出来的时候随便指了一个比较远的对角说他刚才在那里好像看见了人影,吸引开了工作人员的注意。但他也只能简单地包扎一下,不能让两人在这里久留。他把拿来的一件自己的外套给Solo披上,扶着他往回走,一边小声对他说,“随便装个什么病,需要来外面透透气就行。”

Mendez在左边架着Solo,Solo会意,稍弯腰显得有些难受的样子,Mendez挡着Solo的伤口,扶着他往里走,一边小声安慰着他。旁人看来,也不过是伴侣情深,没有人怀疑什么。

稳妥起见Mendez把Solo带到了自己房间,等到外面没什么动静了再让他回去。不必顾忌随时可能来的人,Mendez又重新给Solo上了次药包扎了一下,Solo看着他专注的神情,不记得第几次向他道谢,“谢谢,为了这所有的一切。”

Mendez抬起头,“也谢谢你选择相信我。”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Solo露出了一个调皮的笑容,“你就不怕你救的是一个罪犯吗?”

Mendez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只是猜测他是CIA的特工,但并没有任何证据去证明这一点,而再一次见面对方受了枪伤某种意义上更说明了对方处在一个危险的境地,或者他自己就是危险。他在各种意义上都是在帮助一个完全未知的人。

在往后的岁月里Solo与Mendez都受到过无数的质疑与责难,但是无论何种境地,那句是否相信Solo从今天往后再没有问过第二遍,他们站在彼此身后,哪怕是处于全世界的恶语流言的浪潮中心,这一刻Mendez下意识地、也许在当时只是表示合作愉快而伸出的手,从两人握住后,再没有放开,也许这便是命运的洪流。

------------------------tbc---------------------------------

其实我写完这章就放弃了搞慢热的打算……


评论(4)
热度(55)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