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特工组2.0】【Will/Jack】盲目的爱人

-灵感来自琅琊榜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啊最近一写东西脑中BGM循环“西风夜渡寒山雨~家国依稀残梦里~”感觉自己画风不太对……【我是不是该趁这个画风写写古典组】

-------------------------------------------------------------------

爱情使人盲目。

 

Will是在一次大扫除中发现那个上锁的盒子的,它看起来普通,花纹不繁复更没有任何装饰,除了那把锁,Will都不用分析一下锁的结构就知道撬开它完全费不了什么功夫。翻转盒子时能听到一声不轻不重的撞击。他猜测里面大概是个不太大的挂坠或者钥匙扣之类的东西,于是拿起盒子朝着Jack挥了挥,“Jack,这个盒子是你的吗?”

Jack正在一旁推着吸尘器扫地,吸尘器的嗡鸣声中Will的声音隐隐约约听不真切,他朝Will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个盒子,“放回去吧,我打算送人的。”

Will听清了Jack的话,把盒子擦了擦,确保它看起来比以前干净了很多,便又放回了原位。

 

再次见到那个盒子时已经好几个月过去了,Will翻箱倒柜找东西时又发现了它,像几个月前一样,安安静静地待在原位落了一层灰。Will要找的东西刚巧与这个盒子放在一起,他便顺手拿出了这个盒子。

“Jack,东西找到了,”Jack听到Will的话也停下了在另一个屋子找东西的动作,“你看这个。”

Jack走出来接过Will手里的盒子,“怎么把它拿出来了?”

“听你说是打算送人的,过几天就是圣诞节,怕你忘了。”

Jack把盒子又塞回Will手里,“还是先放回去吧,我要送的人还没见着,我也没他的地址不能寄过去。”

“听起来像是多年没有联系的老朋友,”Will拿回盒子又仔细观察了观察,并没有得出什么结论。

“也许算是。”

“只是朋友?”Will冷不防抬头看了一眼Jack。

Jack凑过去亲了亲他,“只是朋友。”

 

圣诞前两天,Will突然接到了一个紧急任务。外勤特工的作息时间永远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性,相较之下Jack作为情报分析师节假日便固定得多,于是本来计划好的今年圣诞一起去陪Will的母亲过圣诞,便只能Jack一个人过去。Will的母亲现在对儿子成为CIA特工这件事也没有一开始那么强烈的抵触,对儿子的男朋友也相当亲切。两人分享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后,Jack靠在沙发上看电视,Laurie从书房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本相册,“趁Will不在,我想你会喜欢看看这个。”

“太棒了,”Jack起身往一边坐了坐给Laurie留出位置,Laurie把相册放在桌上,Jack兴致勃勃地翻了起来,“Will小时候可真可爱。”

“他小时候可淘气了。”Laurie在旁边给Jack讲解照片中的Will大概多大,Jack戳了戳照片上还是小婴儿的Will的小脸。

翻过了几张后看起来像是到了少年时期,看着照片里胖的几乎认不出来的人,Jack禁不住笑了出来,“他到底怎么练出现在这副身材的?”

“你看,”Laurie指着一张Will在跑步机上健身的照片,“他从这个时候开始就很爱运动了,不过那几年跑跑跳跳也不见瘦下来,反而大了看起来身材匀称了许多。”

Jack翻着翻着渐渐缓了下来,最后停在了一张冰天雪地里Will的照片,“这是在格陵兰?”

“没错,还有这些,”Laurie像是想起了什么旧事,“他那时候和他父亲去丹麦旅游,说是要去离北极近一点的地方,结果十天倒有九天在雪地里胡闹。”

“那时候他多大啊?”

“也不算大,大概七、八的样子。”

Jack又反复看了几次这几张照片,Laurie有点疑惑,“怎么?这几张照片照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Jack往后翻了起来,“他看起来真的很喜欢雪地。”

 

Will的任务一直到新年的一月底才结束,比起原计划二月中旬才能完成收尾的任务,Will这次算是早早地回家给Jack一个惊喜。Will在一个周末的上午踏进家门,一般这个时段Jack还在习惯性赖床不起,因而Will进家门后对于寂静的环境并没有感到意外。他悄悄走进卧室,却发现卧室里空无一人,床上一片刚起床的凌乱,换下的睡衣像是匆匆扔在衣帽间的地毯上,Will走过去把衣服挂好,想来Jack是睡过了头忙着出门便什么都没有来得及打理。

Will在整理枕头的时候突然发现床头柜上摆着一个写到一半的便签,难道Jack未卜先知地猜到自己今天会回来所以留了句话?Will好奇地拿起了便签。

“我亲爱的朋友,没有想到当时的一个承诺到现在才兑现,希望这个礼物不算太迟,我们曾经度过那一段美好时光,而我在现在仍然时常怀念这一切……”

Will几乎是一瞬间就联想到了那个Jack说不知道送到哪里的盒子,这样看来Jack现在已经找到了当年的老朋友。Will看着“我们曾经度过那一段美好时光”,既然Jack对他说过只是朋友,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前男友或者前女友之类的,然而……

如果是单方的爱慕却只能埋在心底成为“只是朋友”呢?如果是相互暗恋却没有说出口呢?

Will把便签放回了原地,一边想事儿一边继续整理着屋子。他不知道该怎么和Jack说,任何说法都显得他像是发现妻子出轨蛛丝马迹的丈夫,更何况不过是一张便签一个礼物罢了,为这个想太多明显是疑神疑鬼,Will在心里唾弃了几遍自己刚才的矫情,决定转换个话题。

也不知道Jack走得这么匆忙有没有好好吃饭,Will拿起手机给Jack发短信,“我回来了,想吃点什么?”

过了两个小时才收到Jack的回信,“怎么回来这么早?我刚开完会还要加个班,中午大概回不去,不用等我了,下午联系,爱你!”

“爱你!午饭刚做好,要没有什么CIA加班宴会的话给你送过去?”

“太棒了!下午陪我加班怎么样?”

“没问题,我要出发了。”

“路上小心。”

Will抱着做好的午餐出了门,直到日暮时分才陪Jack加完了班回家,两人停好车往回走,外面刚巧开始下起了雪,“在雪中走一走吗?”Jack挎上了Will的胳膊。

“听你的。”两人在雪中并肩而行,话语间关于那个便签与礼物的事情,早被Will忘到了九霄云外。

 

所以Will在办公室收到一份包裹后惊讶得很,寄件人的地址看起来就像是随手乱填上去的存都不一定存在的地方,拆开包裹,一张便签掉了出来:

“亲爱的朋友,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坦诚一段深埋已久的感情……”

Will第一句话都没看完就吓得把手里的便签连折了几下把笔记折进了里面,他拿起包裹的外包装,反复确认了几次收件人的名字与地址确是自己无误,可寄件人自己并不认识不说,那看起来就不存在的地址让他连回一封温柔的拒绝信的打算都实现不了。他正在琢磨怎么处理这个包裹,Jack突然走了进来,“Will!”

Will以最快的速度把包裹放在桌子下面,转过椅子挡着包裹,“你怎么来了?”

“从会议室出来刚好路过,顺道进来看看你。”Jack走到Will身边倚在桌边,“你手里拿着这是什么?”

Will顺着Jack的指向才注意到那个便签还拿在自己手里,便随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没什么,就是废纸。”

“那好吧,”Jack看来没注意到什么异样,“我先回去了。”

 

Will思考了好几天这个包裹该怎么处理,最终还是拿回了家放在了Jack面前,“Jack,有件事情我要跟你说,几天前我收到了这个包裹……”

“你是不是根本没拆开?”Jack拿起桌上的包裹塞进Will手里。

“Jack,我发誓我根本不认识送这个包裹的人……”

“你能不能先拆一下再想想要不要发誓?”

Will犹疑地看了Jack一眼,拿出了里面的东西,毫不顾惜外面精美的包装,便拆了个七零八落,直到拿出了一个盒子,正是Jack打算送人却又不知道送给谁的那个。

“这个盒子?你要送我这个为什么还拐这么大一圈寄过来?”

“我不想再说了……但是,打开它看看好吗?”

“可是这不是锁着?”Will想在周围找一找钥匙。

“自己撬!”

撬开锁当然很容易,Will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块雕成类似爱斯基摩人冰屋一样的石头,石头本身没什么奇怪的,Will看着石头愣了片刻,突然反应了过来,“是你?不,你竟然还记得?”

“早就做好了,不过一直不知道就是送给你的。”Jack走过去蹭了蹭Will的额头,“你还要不要发誓不认识送这个的人了?”

 

二十年前,格陵兰。

“我觉得住在这些冰屋里,过一点简单的生活也挺不错的。”

“……你不冷吗?”

“要是习惯了哪有那么冷。”

“我觉得我估计是习惯不了。”

“那我也不要在这里住了。”

“那折中一下,我送你一个石头做的冰屋好吗?”

“石头做的怎么叫冰屋?”

“有这个形状不就是冰屋?”

“那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错过的总会回来·fin-----------------------------

小剧场:

Will:所以你那张便签写了什么我还没看完……

Jack:你都把我的便签扔了还问!

Will:这个月家务我全包了。

Jack:还有下个月,因为你无视我送的礼物。

Will:好!

Jack:让我想想……

过了一阵

Jack:谁让你过了这么久才拆我早忘了我写什么了

Will:……


评论(6)
热度(57)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