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亨本特工组】【Solo/Mendez】长路归程(序章)

#前两天小躁太太那个mendez谜一样的着装品味评论区开出来的脑洞,睡前脑了脑觉得不能只伤害我自己,我要写出来!

#mendez的大金链子的那些事儿

#不太长也并不是甜梗……但被我强扭成了HE就是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背景

#预警:主要角色疑似死亡暗示,mendez与gaby任务需要假扮夫妻,CP向依然是solo&mendez,illya&gaby,并没有tony&gaby配对,目前他俩真的不熟

————————————————————
【序章】
Gaby打开妆盒,最上层摆着的一对儿玫瑰金的耳环在光下光泽流转,不及纯金耀眼却别有内敛的贵气,她随手翻了翻下层的手镯与项链,成色皆是上品。作为下午她与Mendez救了隔壁珠宝商人夫妇的独子的回礼,这对儿夫妻,也是她的任务目标确实给了十足的诚意。

得了目标的信任与感恩应该是件好事,至少会让之后的任务顺利些,Gaby想着,从妆盒里拿出了一条项链,挂坠不怎么引人注目又恰到好处地让对方知道自己喜欢他们送的珠宝且对他们并无戒备。她又把项链细细查看了一遍,反复确认过没有问题,便戴好了项链,换上任务开始前强拉着Illya去逛街时买的几身裙子试试搭配。

她在镜子前照了一会儿,走出卧室发现客厅里空荡荡的,“Mendez?”她喊了一声。
没有回应,Gaby向前走了几步,鞋跟踩在地上的声音在漆黑的静夜里清晰可闻。

她开了一盏壁灯,借着一点灯光走到窗前,Mendez还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背影有如渐渐与夜色融为一体。

在此之前,他们“夫妻”与前来道谢的任务目标夫妇聊了很久。送走了他们,Gaby便拿着他们送给自己的妆盒回卧室检查,Mendez一个人仍坐在那里。Gaby看了看门口的衣帽间只挂着自己的一件风衣,便转回Mendez的房间里随手拿了一件西装外套,自己也套上了风衣出了门。

门锁转动与脚步声显然吸引了Mendez的注意,“Gaby?”

Gaby边往他的方向走边把手里的外套扔了过去,“谢谢。”Mendez的声音有些沙哑,接过外套打算穿上,试了一下却并不合身,又拿下来披在了身前。

Gaby拿衣服的时候黑夜里看不清随手拿了一件,这时候借着屋里投出来的灯光才注意到这身衣服与Mendez平时穿的版型与身量接近却又不甚相同。她想起第一次见到Mendez的时候,以及他们不长的几天为任务假扮夫妻的日子,Mendez的穿着一直称得上讲究,至少在Gaby眼里比Illya会打扮自己得多,除了Mendez那条品味成迷的金项链。

晚风带着寒意,Gaby坐在旁边努力把整个人缩进风衣,Mendez也拽了拽外套把自己裹紧。“有什么事吗?”

“需要我提醒一下吗,我们现在还是“夫妻”,关心一下我的“丈夫”不需要什么理由吧?”Gaby近距离观察了一下自己刚挑出的那件外套,发现的与Mendez曾穿过的那几身的不同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Mendez的西装不至于件件定制,但出任务拿一件以前的太不合身的衣服可能性也不是很大,她现在几乎可以确定那件外套不应该属于Mendez。

“请原谅,上次我成为某人的“伴侣”时,并没有什么很好的体验。”Mendez视线空洞地投向远方,从外套下将一个小盒子摔在了桌上。

Gaby看了看那个盒子,那是送给Mendez的礼物,Mendez打开时她站在一旁也粗略地看了一眼。她对男士项链的了解远不及对女士珠宝的,除了式样简单的细金链之外她也暂时看不出什么其他的名堂。显然任务目标也注意到了Mendez的金项链,与送Gaby的一个妆盒大同小异,这一款多半也是投其所好。

Gaby的直觉告诉她,自己隐隐的猜测可能是对的,Mendez的身上,一直有着另一个人的影子。

他们在见面第一天简单地谈过彼此的状况,Gaby开玩笑说自己上一次与人为了任务扮作一对儿未婚夫妻,结果到了最后她的“未婚夫”却又成了她的男朋友。Mendez象征地祝福了她几句,草草结束了话题。

对Mendez的状况,她所知也不多,不过确定的一点是Mendez独身一人。但Gaby总是有这样的感觉,也许有道理,也许单就是一种第六感,那便是Mendez曾有过一个人,分手了也好,甚至于阴阳两隔,但总归有这么一个人。或许包括与他的品味不甚相符的金项链,或许包括这件不合身的外套,或许包括他笨拙的做菜技术,也许Mendez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许多他习惯的细节,那些看在Gaby眼里有些格格不入的地方,都是另一个人的影子。

这次纯然是直觉,Gaby觉得自己在一步步靠近一段锁在Mendez心底的过往,她等着Mendez的再度开口。

“一个看起来并不复杂的任务,执行起来也一直顺利,只是最后一步……”Mendez顿了顿,“我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靠着补救及时才没让之前所有的努力功亏一篑。”

“那看起来是有惊无险?”Gaby确信事情不止如此,只随口接了句表示自己在听。

“也许这个任务算是成功了,但都是缘于我的错,最后理应承担我输掉的一切。”

Gaby盯着他看,那一贯温和冷静的脸上始终未有什么明显的情绪波动,她却觉得自己在围观一场正在进行中的自我惩罚,每一个字都在将伤口撕裂一次,或者即便没有她引起,日复一日的疼痛也未曾放过Mendez,但她不知道他是否给了自己一个让伤口愈合的时间。

“最终,我救出了所有被困的人们,保护了同行的其他同事,却独独失去了那个人。”重复的撕裂从来不意味着可以习惯了疼痛,Mendez的声音带着颤抖,“那个我所爱的人。”

Mendez把桌上的盒子拿到自己这边,四周转了转像在打量着盒子的外观,“这个人,这个我们不得不暂时保护的孩子,当时我们信任了他,得到的回报是一堆彻头彻尾的干扰消息。

“这难道不够可笑?”Mendez用力一推,盒子滑离了桌面,Gaby眼疾手快,在落地前接住了盒子,免得响动太大引人注意。

“抱歉,”Mendez看着她拿起了盒子,也领会了她的意思,“让你陪我冻着听了这些没用的事。”

Gaby摇了摇头,“我没有想到能引来这么多伤心事,也许这能让你稍微好受点,抱歉。”

“都过去了,”Mendez准备起身,“回屋吧。”
Gaby在进门前停下了脚步,她自给Waverly做事以来,生离与死别都见过了不少,世事无常的道理早已熟稔于心。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她心里的另一个疑问同时有了答案。

世情固然残忍,却又总是充满了机缘巧合。
院外街道上的树木随着风声轻轻地摇晃着枝叶,她环视了片刻小院四周,复又抬头望了望星空,转身走回了屋内。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tbc——

我真的不会写虐【哭泣】

评论(4)
热度(43)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