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亨本特工组】【Solo/Mendez】七日谈(上)

#傻白甜

#别名:如何用七天时间和你的搭档搞在一起

#任(lian)务(ai)第一,其(ren)他(wu)第二

#全程恋爱脑,逻辑君看不下去已离家出走

#爪机排版实在丧病看不下去了删了重发一次

——————————————————————
【第一日 任务末尾的搭档】

上次任务的假期在度过了一半被迫终止后,Solo从南部的阳光地带回来,在弗吉尼亚阴冷的冬季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天上的积云仿佛随时能带来一场暴风雪,在此之前Tony有将近一礼拜的时间夜以继日地在调查这次目标人物,让一位伪装大师去调查另一位似乎是不错的主意,但不错之中是否包括夜里翻阅比室温还冰冷的材料白天再整天跟着精力充沛的目标在弗吉尼亚的街道上吹风尚有待商榷。Tony从来没有对Solo说过的是,当waverly带着Solo进来时,Tony确乎觉得像是暖阳让人移不开眼。

“Tony Mendez特工,CIA相关任务的负责人。”Waverly向Solo介绍他这次任务的临时搭档,CIA最近有些大案子需要颇多人手,协调来协调去一些边缘的简单任务反倒派不出外勤来了,O'Donnell和Waverly年轻时候合作过,目标跟踪到需要收网的阶段总要找人协助Tony进一步的行动,Waverly便召回了度假的solo帮老朋友这个忙。

Solo先向Tony伸出了手,“Napoleon Solo,算是前CIA特工,很荣幸与你共事。”

Tony起身与他握手,他觉得自己的手像是触到了时时发热的暖炉,“非常感谢你的相助,Solo先生。”

Waverly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了一番,对Solo说道,“接下来的任务就由Mendez安排吧,U.N.C.L.E.的任务在你这边结束前Gaby和Illya负责就可以了,结束任务时让我知道。”

Solo点了点头,Waverly和Tony小声交代了几句,就先离开留下两人交流接下来的任务。

Waverly关门的声音刚落下,室内又安静了下来,Tony的目光扫过桌上放着的材料,落在一边的咖啡上,“希望你来的路上没有很冷,这里准备了咖啡,要喝点吗?应该还没有冷下来。”

“你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快感冒了。”Solo只是盯着Tony看,他的话却让Tony有点跟不上他的思路。

“你说什么?”

“只是建议你少喝一点咖啡,保持清醒未必任何时候都是最好的选择,真病倒了可太得不偿失了。”Solo的声音听起来低沉又有磁性,甚至这声音的本身都让人觉得有了暖意。

“有时候并不是为了保持清醒,”Tony笑的温和,“总要有点温度让自己别先冻僵在弗吉尼亚的冬日里。”

Solo靠近了一步,Tony本能地要往后退,又被某种感觉钉在了原地不想逃离“也许你需要带个能发热的什么东西。”

“任务中带个热水袋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那我给你推荐一个怎么样?”Solo有一瞬间想握住Tony的手,他在握手时便觉得这双手太冷了。

Tony注意到了Solo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也许以后可以试试,现在还是让我们专心任务吧。”

【第二日 风平浪静的监控】

任务正式开始后他们离开了还算舒适的CIA办公室,为了隐蔽起见搬进了久无人居的一间安全屋中。但他们同样无法在安全屋中久留,只带了些必要的武器便又挤在高楼中不起眼的一个房间里观察着目标人物在家族企业的办公室中与一个又一个人见面,有些是Tony在前期任务中的老朋友,底细早已被他查得透彻,也有些是新面孔,他们一时也确定不了身份。

“他对CIA有用吗?”两人坐在窗前,Solo一边观察一边擦着枪,说着举起枪象征性地瞄准了一下,“从这个距离直接开枪都没什么问题。”

“也许有,”Tony的视线没有离开目标人物,手上不停地拍着进进出出的人们等着后来查找,“总之我接到的命令是活捉而非把尸体带回去,何况现在杀了他,我们的尸体都离不开这条街。”

Solo挑了挑眉不怎么以为然,“如果他一天都在这里,我们要盯一天吗?”
“不幸的是,大概是的。更不幸的是,在他的走私网络查清之前,也就是可以收网之前,我们大概都得这么盯着他。”

“而我们还不能确定来见面的人哪些是正常生意,哪些是走私网络中的。”

“听起来有点可悲,但就是这样,大范围收集资料,再一个一个排除没用的——事实是这部分才是大多数,完美概括了我之前一个星期在做的事。”目标在Tony说话间接待完了最好一位客人,起身走到窗前望望风景,Solo在目标起身前一秒把Tony扑到窗户的视线之外。

Tony显然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他们的距离远远过了同事间的安全警戒,Tony焦糖色的双眼与他不过尺寸之间,茫然而无辜地看着他,他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息各种喷涌而出的冲动,“看起来目标要休息一阵了,我们也应该休息一会儿。”

Tony在暧昧的姿势下抬手抱住他也不是,推开他动静更大并且看起来就不一定能成功。他的身材比solo要高出一头,却不代表身体对抗上的更胜一筹。他想了想还是把手从Solo背后环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先下来好吗?”

Solo还不想这么快放过他,“不好,天太冷挤在一起暖和。”

“你可以躺在旁边,也是挤在一起。”Tony出口的瞬间意识到自己被Solo带偏了的重点,Solo却像得到了至高的许可,轻巧地翻身下来,从侧旁抱紧了Tony。

Tony的身体僵硬了一瞬后渐渐放松了下来,被抱着的感觉还不错,过了不知道多久他迷迷糊糊地想,Solo就像人形火炉,他在危险的温暖中甚至想就这么睡一觉。

【第三日 突如其来的大雪】

Tony不认为一个拥抱能够对两人的关系发生多大改变——也许是有改变,但至少不萌发生在任务中。他对Solo任由自己在监视任务中睡着的行为少不了抱怨几句,Solo也没说什么,不过新拍的一堆照片反倒让Tony停下了絮絮叨叨。Tony不得不承认连轴转了一周后毫无压力的一觉确实让他神清气爽,晚上在安全屋里查资料做对比的效率都高了起来,连熬夜的企图被Solo制止了都没多说什么就乖乖地睡了,只等着第二天早起再继续任务。

计划赶不上变化,Tony拉开窗帘的时候想,一夜雪后白茫茫的地上反光都有些刺眼。看起来雪并没有停,Solo从外面回来,发上与肩上还有刚融化后的水珠。Tony走近了,轻轻擦了擦Solo的发梢,“我猜我们出不去了?”

“车的水箱有点结冰,我发动了车升升温,但可能导致明天没油了。”Solo在身后关上门,把冷气隔绝在安全屋外。

“弗吉尼亚一年也没几场雪,还偏偏赶到了这几天。”Tony有点无奈,“看样子我们只好歇一天了。”

安全屋的位置算是郊外,周围没什么人烟,出去走走也算不上很好的提议。把现在的情况联系过总部后,Tony继续昨晚最后的一点遗留的任务,Solo在屋里找东西,意外地翻出了一个画夹。

Tony听到响动看了一眼,又继续低下头继续着自己的事,“大概上次离开安全屋忘拿走了。”

“你的东西?”Solo见Tony没有反对他打开或者让他放回去,小心地又看了Tony几眼才打开了画夹。

里面没有几张画,大多是些外面的景物建筑,Solo刚搬来时在安全屋周围走了一遍这里是确保隐蔽未被人发现的,这是他的习惯,把周围环境当成一个个可能藏匿他人的据点。而Tony的几幅画里,风景就是风景,甚至更有几分艺术感。风景画的最下方是一个陌生男子的脸,Solo的心中下意识地警铃大作,抬头望望Tony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好像完全没在意他这里看到什么,他把那唯一一张肖像画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确定没有什么思念爱情之类的字眼,才犹犹豫豫地看了口,“Tony?”

“怎么了?”

Solo举起了画,“这是……任务目标?”

Tony看起来像是很认真地在思考,这花了一点时间,又让solo彻底放下心来,“可能是,或许可能是知情人,我也不怎么记得清了。”

Tony正说着,Solo已经拿着纸与笔坐到了他的腿边,“你继续看着,我来给你画一幅画。”

“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个爱好。”

“在我做特工之前倒卖过几年文物,所以大概懂一点,没有你这么专业但总不至于一点都画不成型,不用担心。”

“我不担心,”Tony慢吞吞地说,像在斟词酌句,“人们总说喜欢就不会画不好,不是吗?”

Solo的笔顿了一下,愣愣地抬头刚好捕捉到Tony脸上一闪而过的笑意。

“认真画,我还打算收藏一下呢。”

——取暖靠一身浩然正气的作者表示也要solo抱抱•tbc——

作者已被mendez做成了表.jpg

评论(6)
热度(56)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