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亨本特工组】【1.0&2.0】Crossroads

强行让他们认识一下

1.0比2.0大一点但是也大不了多少

时间线接惊天核网之后,但是科技上可能有点现代了……

CP向是solo/mendez和will/Jack!并没有交叉配对!

-------------------------------------------------------------------

【1】

  “如果说我们从之前那个核弹上吸取了什么教训,那大概是美国和苏联需要更直接的沟通和交流。”虽然经过几个月修养,痊愈的Cabot也是重回CIA不久,但CIA现任局长对局势从来都是一清二楚。Jack经历过上次的危机,带着荣誉与嘉奖又返回了情报分析的岗位上,以至于Cabot再找他来谈任务时他仍然不习惯,毕竟他可没怎么执行过外勤任务。

  “我以为白宫和CIA总是有自己的途径和那边联系?”Cabot重伤昏迷期间Jack曾代替他和苏联的线人交换过不少情报,至于那边的人是怎么对他的一些私人生活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他可一点都不想知道。

  “但我们都意识到,除了美苏热线、或是像你这样的对苏情报专家的猜测,我们更需要建立一个能站在阳光下的、基于互相信任的合作机构,CIA和KGB在某些时候总有联手的必要。”Cabot带着Jack穿过百转千回的走廊过道,长到Jack对接下来的任务都有了些不详的预感。

  “所以今天的任务是前往苏联跟KGB谈谈建立这么一个机构?”Jack懂俄语,对现在的苏联总统的熟悉程度CIA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可以他匹敌的,Jack不由得猜想是不是CIA打算派他去做个谈判之类的。

  “不要这么低估CIA的工作效率,Jack”说话间终于走到了一扇会议室前,Cabot握住门把手,“来见见我们在U.N.C.L.E.的朋友们。”

  门把手被转开,Jack还没来得及为“uncle”这个听起来简直糟糕透顶的机构名发表什么想法,就看到屋内走来一位与Cabot年纪相仿的老者,他身后或坐或靠的三个人。两位男性特工,一位西装革履坐在最前面,端着不知从哪来的一杯红酒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进来的两个人,Jack也没有忽略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时一闪即逝的讶异;另一位穿风衣的与他隔着长桌坐在对面,目光似有若无地穿过窗户观察着周围的景象,他身边的女特工靠坐在桌上,摆弄着手上的小包。Jack自己和外勤特工不常打交道,对外勤特工的印象大概就是Clark那样,所以U.N.C.L.E.这些看起来闲适地不像有任务的特工们还真是让他惊讶。

  走上来的人与Cabot握手,“真高兴见到你,老友。”                           

  “好久不见,Waverly。”Cabot招呼Jack往前走一步,“Ryan博士,从各方面符合你要求的人。”

  “呃……你好?”Jack猜测着Waverly的身份,他的口音无疑是标准的牛津腔,显然来自MI6,如果美苏可以合作,英国掺和进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你好,Ryan博士,很荣幸得到你的帮助。”帮助?Jack心想自己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请允许我介绍U.N.C.L.E.的诸位特工。”

  Waverly指着西装革履的那位特工,“Napoleon·Solo,不知道你们之前认不认识,是你们CIA的特工。”Jack摇了摇头,Solo笑得意味深长,举起手中的酒冲他致意。

  Waverly接着介绍了Gaby和Illya,一位来自德国的MI6女特工,一位KGB的特工,果然是要“增加直接的沟通和交流”。互相熟悉后,Waverly谈到了他们的任务,从东欧往英伦三岛有一条通道,军火走私在暗中进行着,而掌握这条通道的人之一,在U.N.C.L.E.最近的跟踪发现到达了美国。任务目标与当年的新纳/粹隐隐有些关系,更不要说Jack对苏联的熟悉程度了,也是因此Cabot将Jack暂时借调给了Waverly完成任务。五人商量了后续任务,对欧洲与苏联更熟悉的Illya和Gaby继续回欧洲调查那条通道的其他知情人,而Jack配合Solo调查任务目标以及可能有联系的新纳粹。

 

  Will·Shaw加入CIA后几经调动到了O'Donnell手下,O'Donnel在CIA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但是Will这样惊人的战损也够让他头疼的,他与Will的父亲颇多交情,老看着Will每次任务快结束习惯性地身陷险境又绝处逢生也不是办法,就去找了Tony·Mendez。 Tony看过Will以及和他搭档过的内勤的任务报告,忽略他和Solo长得过分相像这个事实,Tony觉得,他的任务风格和Solo大概是天上和地下的区别,一个把完成任务当做完成艺术品一样细细雕琢每个细节,另一个更像和任务及任务目标血海深仇恨不得同归于尽。不过看完报告后Tony还是给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Will有天赋,就是缺乏任务中保护自己的意识。因此Tony答应了在下面几个月带一带这个年轻人,Tony要求了单独见Will来谈谈任务,O'Donnell没什么意见地答应了。

  “我看过你上个任务后的心理评估报告,”Tony有点后悔单独见Will了,别的地方也许可以忽略,那双眼睛却总是让他止不住地想起一直温柔地看着他的Solo,“你没有自杀倾向,但为什么把每个任务都做的这么不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谢天谢地Will低下了头,不用面对和Solo差不多又不是Solo的脸让Tony终于不太紧张,正要开口安慰一下他,Will又抬起头来,“我很抱歉……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并不知道要做什么。”Will一直看起来很开朗与阳光的目光变得有一些迷茫,就像Tony几个月前拒绝Solo表白时在Solo眼里看到的失落与茫然,他和Solo也好久没见了,事实上是好久没听到Solo的消息了。

  “抱歉我的话太重了,”Tony没法不对这双眼睛温柔起来,“但是我想,下个任务里,可以试试做点不一样的?”Tony把手里的任务资料递给Will,Will专心看了起来,“一个过分沽名钓誉的富豪,自觉充满正义感,实际上给CIA和FBI惹了不少麻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伙跨国犯/罪集团盯上了。”

  “CIA竟然会去管一个经常惹麻烦的人?不会是因为他在背后给CIA捐过款吧。”

  “事情比你想象得复杂,这不过是一个大任务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Will继续翻着任务资料,“那我们应该从哪里开始?”

  Tony找出两张请柬,“目标打算在周五晚上办一场慈善宴会,那些跨国集团以及他们可能雇佣的杀手,还有一些和目标关系不清不楚的人都有可能出现在宴会上。”

  “那我们如果躲在暗处观察是不是会更合适?”Will盯着请柬上过于繁复的花纹,好像恨不得彰显出主办者的金钱与地位。

  “想法很好,但是Will,暗处是观察不到同样在暗处的人的,要吸引他们走出来,我们自己首先要走进他们的视野里。”

  Will想了想,明白了他的意思,也感到了Tony已经开始指点他。Tony看起来像经验丰富的前辈,某种意义上也确实如此,但他当然不知道实际年龄上Tony比他大不了多少。

  Tony继续问他,“你有礼服吗?这个场合还是需要正装的。”Will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Tony笑了,“没关系,现在来不及定制了,我带你去成衣店挑一挑吧。”

 

【2】

  Solo熟门熟路地摸了两张请柬后递给了Jack一张,Jack拿着Clark的请柬参加过总统的白宫记者会,这次拿着偷来的请柬,跟在任务目标和女伴之后走进这场由著名富豪举办的慈善晚宴,一边在心里不禁感叹什么时候才能正大光明地收到一份晚宴的请柬。

  Solo和Jack进场前早就商量好了,Solo去接近目标带着的女伴,Jack盯着那些和目标和有可疑接触的苏联客人。Solo和女伴搭讪的技术大概仅次于偷东西的,一切都进行地很顺利,除了他就要开口问点关键的消息时,耳机里突然传来了Jack的声音,“Solo?你在哪里?这里好像有严重的事。”

  Solo不得不装出不小心把酒洒在袖口上,万分抱歉地表示自己要去处理一下污渍,离开了女伴和其他人群,“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就不能挑个合适的时间吗?”

  “我很抱歉,但我没法看到你那边在做什么,你知道,来的人特别多,层层围着你那里。何况,我还要分心去听着旁边这些人的聊天。”音乐响了起来,Jack显然既怕Solo听不到自己,又怕大声被旁边人听到。

  “说重点,谢谢。”Solo还是找了一个地方暗中找了找Jack,确实如他所说被层层人群挡着后完全看不到人。

  “是这样的,我刚才听到他们聊天时谈起了‘我们在欧洲的生意’我想指的应该是我们要调查的走私通道,然后他们说要等‘大老板’来了再具体商议一下。”

  “‘大老板’?我们前期的资料里好像没有提到代号叫这个的吧。”

  “没有——哦抱歉,我有些酒精过敏酒就免了——Solo,我觉得这里来的很多人都有问题,可我们的资料上什么都没提。”

  “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继续在那边听着,我接近目标身边。”Solo从远离人群的角落走出来,小声说着,在会场的人群中搜索着任务目标的影子。

 

  Tony忘记和Will说的一件事是,他和任务目标认识,所以Will还有点惊讶地看着Tony和目标聊了起来,Tony给他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去查看一下周围的情况,他才离开了附近。

  Will在周围转了一圈,几群人看起来像不做正当的生意的,却没有什么杀手的影子,他正想着换个方向重新看一遍,转头间那边正用熟练地俄语和一群苏联人聊天的男人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身边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了那个人,几个人在附近窃窃私语,Will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不过从他们的神态与肢体语言上,Will还是能清楚地判断出他们绝对没在打算着什么好事。

  他走近了些能看清楚那个人的脸,他比Tony年轻却与Tony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脸,除了Tony脸上鲜少有这么活泼的表情,话也没这么多。那边盯上那人的一群人已经走过去,Will也忙不迭地跟了上去,抢在他们前面跟那人说上了话,“先生,那边有位女士找您。”

  Jack看到说话人时也吓了一跳,平常看到Will不一定能把他错认成Solo,但是正式场合一打扮后把两人平常明显不同的地方削减了很多,不过Jack还是能从声音和口音判断出他们不是一个人,他又看了看旁边明显来者不善的几人,笑着点了点头,“天哪我都要忘了,这下她可要骂我一阵了,但是我看不到她在哪,您能帮我指一下路吗?”

  “乐意效劳。”Will转身隔开那些快将他们射穿的视线,Jack边道歉边起身跟Will往出走。

  离开刚才那群人,两人各怀心事地想着怎么开口。Jack想起了以前Cabot让他直接跟女友坦白自己的身份和任务,但Kathy一个字都不信,于是想如法炮制地对Will说,“你看……我是为CIA工作的,在这里执行任务,所以我要先走了。”

  Will突然笑了,“好巧,我也是。”

 

  Tony和目标聊得也没有看上去那么愉快,具体来说,他觉得目标给他的回答策略性太强或者说太像有备而来,于是聊了几句后也下去想看看Will有没有回来。

  直到手臂被一个人突然抓到,Tony才意识到Solo在一边看他和目标的对话很久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Tony皱着眉问。

  “正好是我想问你的,”Solo看着他的目光意味深长,“还有那个孩子,你拒绝了我却接受了一个和我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孩?”

  “Solo!”Tony拍开了Solo抓着他的手,“不是现在,还有,我和Will没什么,只是带他执行次任务而已。”

  “是吗?”Solo的手刚被拍开又习惯性地环到他的腰上,“那你猜猜在我认识你的这么长时间里除了我之外你和别人出过几次任务?”

  Tony知道Solo在这里是纠缠没完了,他叹了口气,放弃似地回抱了Solo,低下头吻了他一下,“我们先把各自的任务做完,再解决这个,好吗?”

  Solo满意地点点头,不过还是得寸进尺地吻了一会儿才放开Tony。Tony自由了正要走,一边打开通讯器准备联络Will,Solo一把拽住了他的手,Tony没什么威慑力地瞪了他一眼,Solo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手放下,看着Tony问那边,“Will?你在哪里?”

  “在西面二楼,对了,我遇到了也来执行任务的另一位CIA特工。”Tony仿佛还听到了背景音中一个同样年轻的声音,“我是情报分析师,不是外勤特工。”

  “抱歉,”Will的声音又回来了,“他叫Jack·Ryan,是情报分析那边的。”

  “Jack·Ryan?我与他有过一面之缘,”Tony在某个涉及苏联的任务中确实见过Jack,不过印象也仅仅是他的判断力,还有他确实与自己长得很像,他看了一眼Solo,大概明白了他欲言又止地想说什么,“你们多小心。”

  Tony关了通讯器,饶有兴致地等着Solo开口,Solo说得自己都有点不信,“这大概是……巧合?”

“  有时候我更愿意管这叫命运。”Tony主动握上Solo的手,“跟我说说你们的任务吧。”

 

【3】

  两人交流后发现,他们各自的任务都是CIA一个整体计划的一部分,这点应该毋庸置疑。但事实上,他们拿到的任务资料都和实际情况有着多多少少的出入,目标多少都看起来有所准备。当他们商量着这有多大可能是个陷阱,是不是需要通知一起来的搭档撤退时,两人的通讯器同时响了起来。

  “Solo!我们追踪目标的时候发现他上了二楼,转来转去进了一个房间,然后他……”

  “Tony,我们偷听到了Jack的目标的对话,他提到了要再来一次Baltimore事件!”

  Solo扭头问眉头紧锁的Tony,“什么事?”

  “他们应该是一伙的,目标是这里。”

  “但是他们没傻到打算这里所有的人同归于尽吧?”

  “不,Solo,他们的目标就是CIA,他们刚才又说‘招待CIA的酒准备好了吧’,另一个人回答说‘早就用上了’!这完全是针对CIA的一场行动。”

  “告诉Cabot,或者O'Donnell,随便谁,如果这场宴会上还有其他特工在,让总部下命令告诉他们撤离现场。”Solo问Tony,“你在宴会上饮过酒吗?”

  Tony摇了摇头,Solo这才想起自己端着酒时目标的女伴一直劝他喝,他正要尝尝时Jack呼叫他,他才装出把酒洒了的样子离开了女伴。他在Tony望向其他地方时悄悄看了一眼撒上酒的皮肤与衣袖,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换了一只手握着Tony。

  “在这里能看到其他CIA的人吗?”Tony还在观察着附近有没有熟悉的人,他觉得一些人的动向确实像特工,但这里什么人都有,又怕认错了。

  “我看不出来。”Solo也认识得也不多,但他读得懂Tony此时的想法,“我们去二楼找到他们然后带他们离开?”

  “好,那边有条员工通道,我们可以从那里上去。”Tony一边拉着Solo往楼梯走,一边联系Will,“告诉我你们精确的地点,躲着人就在那附近,我去找你们。”

  “但是我们已经出到了二楼的走廊上,我看见你们了!”

  “Solo!你们别往员工通道那个方向走,哪里正好有人端着一盘酒下去了,虽然我们也不能确定酒里到底有什么但还是——Solo!”

  Solo被Tony拽着一直在观察侧方以及后方有没有可疑的人,前方走来的服务员正好被Tony挡住了他的视线。等他在旁边的玻璃窗上看到时,Tony已经一把撞开了倒过来的托盘,酒液烫在手上的皮肤像火撩过,Tony既顾不上伤口和疼痛又来不及分析到底是酸液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他用没受伤的手拼命扯住Solo想制止他持续地拳打脚踢。Solo知道场内很多是毫不知情的人,才没有第一时间拔枪相向,而选择了最泄愤又很稳妥的报复方式。旁边渐渐聚了些围观的人,Solo停下来看了一眼,大多是来围观替受伤的伴侣教训服务员的,也有少数在后面看起来蠢蠢欲动。Solo便放开了服务员,回身查看Tony的伤势,边上一位好心的女士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Solo便拉起Tony往那边走。背后那些人也拨开了人群跟了上去。

 

  Will和Jack在二楼走廊上看到了全程,“真希望他们没事。”Jack还盯着两人往另一个方向走的背影。

  “但我们现在要怎么出去?”Will已经开始研究起了周围的地形。

  “我们不和他们一起吗?”

  “他们在一楼更容易,反而如果找我们还会耽误他们出去的机会。”楼梯那边又来了人,Will赶忙拉着Jack藏了起来,“我们总能想到怎么逃出去的。”

  “也只好这样了,”Jack打开了通讯器,“Solo!你们怎么样!Will和我已经想到了怎么逃出去,我们在旁边那家酒吧见面吧。”关闭通讯器,Jack问Will,“所以有主意怎么逃了吗?”

  “没有。”Will否定地很干脆,“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从这边跑。”他说着指了一个方向。

  “那还等什么。”Jack也很干脆地起身扯着Will开始跑,跑了没几步就不知怎么改成了自己被Will拽着。这样也挺好,Jack心里偷偷地想。

  但当两人跑到尽头发现是厨房时,Jack为刚才也挺好的想法唾弃了自己一万遍。而这时Will却眼前一亮,“那边!”说着拉着气喘吁吁地Jack往前跑。

  等他们停下来时发现Will找到的是员工的换装间,Jack又觉得Will真的挺好。

  will找到了几件员工的服装,两人迅速地换了衣服,出门仍然面对着一个问题,“我们从哪里走?至少得下去吧。”看着仰望天花板的Will,“你不会在想我们要爬烟囱吧?”

  “我是在想这个。”Will的视线又回到了Jack身上,“开个玩笑,我在想我们要怎么制造点混乱,然后大概可以趁机溜下去再溜走。”

  “我们在厨房附近,Will,随便什么混乱制造不出来。”Jack调皮地看着他,“走吧,做饭不易搞乱厨房还是很容易的。”

 

  Solo知道后面有人跟着,也知道人多他们不敢开枪,几下隐没入人群对他很容易,但带着Tony是他绝对不可能丢下的。他只能尽量往人群里扎,让时时聚拢地人群替他挡一挡跟踪的人的视线,在一个时间差中扶着Tony进去并锁上了洗手间。

  Tony拒绝让Solo碰自己受伤的手,Solo争执不过只好在旁边看着Tony冲洗伤口,他的手已经全红了,有几处皮肤危险地犯了黄,Solo忍不下去了,伸手从背后抱住了Tony。

  “我很抱歉。”Solo贴在Tony背上发出的声音里的难过都掩饰不了,而他也没有在掩饰什么。

  Tony的动作因为拥抱顿了一下,他的手拿不开,只好仰头蹭了蹭Solo的头顶,“没事的,别怕。”

  Solo收紧了手臂,复又放开,“我们直接出去恐怕他们都在等着,我看看这边有没有什么窗户。”

  听到背后传来的一声枪响时Solo的心跳都停了一拍,好在他冲过去时听到了Tony的声音,“Will?你们在哪?我听到宴会厅里有枪声?Will?”Solo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里有窗户,我们可以跳出去的。”Tony停下了动作,收了收焦急的神情。

  “但愿他们没事,我们走吧。”

 

  Will直到拉着Jack平安无事地跑到约定好的酒吧时才想起来刚才Tony联系过他,赶忙说,“我们没事,已经到酒吧门口了,你们呢?”

  耳机里传来公共频道O'Donnell的声音,“Will?任务结束,立刻撤离现场。”Jack也几乎同时接到了Waverly的通知,两人相视一眼,各自无奈地报告已经平安离开的消息。

  Will惦记着Tony是否有逃出来,他传呼了几次,终于有了应答,“我们也出来了,大概是和你们反方向,这样,你们直接回CIA总部报告任务吧。”

  “你的手怎样?”

  “没什么大碍,不过还是先去处理一下。”

  “那我们先走了?”

  “一路顺利。”

  “你们也是。”

 

【4】

  Tony·我真的没事儿不用在家里休息这么长时间·Mendez回到CIA报道时,距离那个失败的任务已经过去了半个月。Solo也以前期情报不足导致任务失败汇报了上去,Illya和Gaby在欧洲的行动也不顺,Waverly权衡利弊暂停了这项任务的外勤部分,与CIA联手开始大面积搜集汇总与分析情报,这给了Solo更多陪着Tony的时间,间接延长了Tony的病假。

  等他回到总部见O’Donnell的时候,可没想到O’Donnell第一句话就是“Tony,你的手伤了报告迟交没问题的,麻烦下次别让Solo替你写了行吗?”

  这件事Tony倒是知道,不过懒得去看Solo到底写了什么而已。“他什么惹得你再不想看到了?”

  “没什么,任务过程都说清楚了,不过就是我可不想看着一封写得和情书似的任务报告。”

  Tony忍不住笑出了声,“Will怎么样?一直也没见到他。”

  “说到这个,虽然他任务报告里开枪制造混乱还是很有以前的风格,不过也算收敛了不少。不过Solo以后大概不会让你再跟他执行任务了?”

  “没必要了。”Tony想着还好Solo也没再提这个事了,“给他配个固定的内勤搭档,他会慢慢收敛起来的,我看情报分析处的Jack·Ryan挺好。”

  “Jack·Ryan?我看这里有你和Solo一对儿就够碍事儿的了,你还提出这两个。”

  “是我错过什么了吗?”

  “不,你没错过。”

 

  和O’Donnell聊完也没有其他的事,Tony就准备去车库找车回家,路上正好看到了Will和Jack在马路对面路过。两人没看见他,并肩走在路上的身影显得无比和谐。

  Jack拿着两张电影票,“快走吧,一会儿要迟到了。”

  “迟到有什么可担心的,别一会儿一个电话又来找你去CIA。”Will还对上次、上上次、以及上上上次约会中途被打扰耿耿于怀。

  “万一这次是找你呢?”Jack话音刚落,Will的传呼机就响了。

  “求求你以后别乱说话。”Will无奈地接起了起来,O’Donnell的声音传来,

  “Will?赶来总部一下,如果Jack·Ryan在你身边的话带上他,今后一段时间他就是你正式的内勤。”

 

-------------------------------fin----------------------------------------

有什么事比写完了电脑死活连不上学校WiFi不得不连热点发出来更悲惨的吗

评论(6)
热度(55)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