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亨本】CP十幸【1,2】

十月到了~大家国庆节快乐~

亨本CP十幸,一对儿CP一句话,今天是RPS和古典组

长短不定,取决于脑洞

------------------------------------------------------------------------

【一幸正逢韶华】(Henry Cavill/ Ben Affleck)

(文前注意:RPS都是平行世界,里面的正义联盟电影不对应现实)

  正式在一起后,他们像所有普通的情侣一样,抱着一大包各种零食,分享着一杯插着两根吸管的可乐,一起去看了《正义联盟》的电影。

  亨利有时会有点怀念穿着超人制服走在时代广场上几乎没人认出来的时候,而不是现在,在他不时地悄悄地看向本时——不是在宣传期一边夸着这是多么优秀的蝙蝠侠一边流露出的恰如其分的混合着崇拜与欣赏,私下里的亨利眼神中总是赤裸裸的占有欲和爱慕——而在他望向本时,旁边的几个女孩子也在不时望着他们。

  亨利不太在乎在公众场合秀恩爱的行为,却不得不考虑年近中年的爱人的含蓄与内敛而不敢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情。不过当本把可乐递给他时,他还是穿过本的胳膊连着本的手握上了杯子送到唇前,又偷偷看了本一眼。本仿佛对刚开始放映的那些贴片预告充满了兴趣,完全无视了亨利的小动作,亨利在黑暗中悄悄地在本的手上啄了一口。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本一直没什么反应,几部预告片过去,亨利都快忘了这件事时,忽然感到自己的手被本轻轻地拉走,他下意识要看向本,本冲他轻轻摇了摇头,亨利便转回去目视屏幕,注意力却完完全全集中在被本拉着的手上。他的手被本握着贴在了本的脸颊上缓缓下滑,拇指掠过下唇的轮廓线,停在中央,他不由得期待起本接下来的动作。果然又被本带着离开了下颌,缓缓地上移,他能感到本的气息轻轻地拍在他的手心上,他的心正如他的手心一样微微痒了起来。本带着他的手渐渐贴近本的唇,仿佛刻意的吐息燃起了亨利掌心的温度,又在最后的一点距离前停了下来。亨利都要忍不住自己贴上去,本牢牢地攥住他的手又动弹不得,亨利莫名地紧张了起来。下一秒什么东西贴在了他的掌心,不是想象中温热柔软的唇瓣,而是本随手抓起的几片薯片,本把亨利的手捏成拳头,放了回去。亨利及其不满地瞪着本,把手里的薯片,或者基本是薯片渣塞到了本的嘴边,本毫不犹豫地一口吃了进去,亨利瞬间就没了脾气。就在他还想做什么时,屏幕黑下来,正义联盟的标志出现在了屏幕上,本拍了拍亨利的手示意他专心看电影,无视了旁边明显观看了全程的女孩子们激动地捂着嘴互相捏手。

  一场电影本看得专心致志,亨利却时不时神游物外思考一会儿再怎么给本一个惊喜,反正是自己主演的片子,就算看得不认真也不会不知道在说什么。依旧是熟悉的正义联盟故事,满天飞的彩蛋在最后超人拿出氪石戒指时达到了高潮,全场的氛围就差喊着“world’s finest”掀翻影院的屋顶。在蝙蝠侠接过超人郑重其事递来的氪石戒指时,亨利转头看向了本,本也正好看向了他,DCEU的世界最佳拍档,亦是现实之中的情侣,他们读懂了彼此的眼神,相视露出了笑容。

  散场之后旁边的女孩子们拦住了他们,一个女孩子羞涩又难掩激动地开了口,“你们是亨利卡维尔先生和本·阿弗莱克先生?”

  两个人的笑容算是默认了,旁边追着两人拍照的狗仔都端起相机就位了。

  女孩子们激动地尖叫着互相拍打着彼此的手,过了几秒才冷静下来问能否与两人合影。一个个照完相后,她们凑在两人前激动地说着“你们是太棒的超人与蝙蝠侠!”“谢谢你们拍出这么好的正义联盟电影!”“期待你们新作!”两人笑着感谢她们,她们也不多打扰,告辞准备回去,其中一个女孩子扭回头眨着眼睛又补充了一句,“祝你们幸福。”

  再次谢过了女孩子们,两人也走在了回家的路上。手机突然响起,是扎克·施耐德的来电,亨利接了起来,“晚上好,扎克,凌晨两点半的来电,是刚看完电影吗?”

  “不,不过我听说你们会去看的。刚才给本打电话没人接?”

  “我们确实去看了,他的手机放在家里了,我们认为我们两人带一部手机就够了。”

  “真受不了你们,我刚才有个想法,或许有点疯狂——我们下部电影拍《超人与蝙蝠侠:世界最佳拍档》怎么样?”

  “Come on,扎克,这部正义联盟里戒指都送了,我看我们大概可以跳过《世界最佳拍档》直接去拍《公众之敌》?”

  “哈哈,你们这是打算在全世界面前好好秀一下恩爱吗?”

  “我觉得这样挺好?”

  “随便你们,太晚了不多打扰你们,工作时间再聊?”

  “晚安,扎克。”

  “晚安,亨利,替我向本问好。”

  “一定。”

  挂了电话,本看着半夜里笑的一脸阳光灿烂的亨利,“这才刚上映,看起来下部的题材已经有了?”

  亨利拉住本的手,“我是认真的,我确实想和你拍一部只有超人与蝙蝠侠的电影,就像那些漫画与动画电影里一样的,只有我们,一起面对敌人。”

  本却出乎亨利意料地摇了摇头,“可惜我们不是像他们一样在最好的年岁里遇见彼此,对你和我,亦是如此。”

  “本,”亨利停了下来,深深地望进了本的眼中,“我们不管什么时候遇到,都是最好的年岁。”

  “亨利……”本同样望着他深爱的那湛蓝的双眼,从眼神中获得了一如既往地炽烈与深情,亨利年轻而依旧怀着一片赤诚,他怎么可能不被着暖如阳光的人所吸引又不可自拔地深陷。

  “我懂得你在想什么,我一直都懂,”亨利说话间离本越来越近,看起来就要吻了上来,“所以我早就做出了这个决定,就像超人那样。”

  本意识到了什么,而亨利单膝跪了下来,握着本的手没有放开,另一只手打开的盒上静静地躺着一枚戒指,“本,我是否有幸以你的丈夫的身份,余生与你共同度过?”

  凌晨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大多是零点场出来的影迷,在驻足围观的人群间,本也单膝跪在亨利前,“那么现在,亲吻你的未婚夫。”

  两人在一片掌声与欢呼间吻上了彼此。

(可看可不看的作者废话:

1、扎导爸爸求拍送氪石戒指!!!求拍WF电影!!!

2、我补过一些斜线刊和那两部动画电影但超蝙的年龄不太确定,如那段叙述有不妥请不要大意地指出

3、我开始并没有想写求婚的但是我想写送氪石戒指出现在荧幕上,但是超人都送了亨亨怎么能落后

 

【二幸青梅竹马】(Charles Brandon/Ned Alleyn)

(文前说明:都铎设定,背景是都铎S4E07、E08,也没啥别的事儿就是亨八带着查尔斯等一干人又和法国打起来了)

  英格兰的冬季时常是阴雨绵绵,凡到了这个时候,室外的骑射、格斗都是不被允许的,不过对于半大的孩子,要学的东西从来不止一样,即便没有室外的活动,室内的网球、舞蹈也总少不了,很难说对于他们究竟是盼着下雨还是天晴。

  也会有些时候,比如现在,一个人骑马去了密林里的查尔斯遇上了突如其来地一场暴雨。道路泥泞得几次让查尔斯险些从马背上摔下来,他不得不下了马,四望之下也没有可以躲雨的建筑,牵着马沿着记忆中来时的方向返回。

  雨中弥漫的湿气遮挡了大部分的视线,可一个从他眼前飞奔过去的身影却格外清晰。他想叫住那个人,但那人好像没听到他的声音似的,头也不回地一路狂奔。他拽着马跟在后面,滑倒了几次,他的马也不狂奔,就站在旁边等他站起来,再继续往前跑,而前面的人虽然从没有看他,却在每次他摔倒的时候也放慢了脚步。

  “嘿!请等我一下。”查尔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执着地一定要追上前面的人,他甚至不知道那人的样貌,却放开了马一定要追上他不可。

  雨渐渐小了下去,他的马乖顺地跟在他的身后,他追逐的脚步也稳健了许多,前面的人停了下来,查尔斯跑过去一把抓住了他。

  雨在这时停了,两个人都被浇透了,查尔斯的脸上混合着汗水和雨水,却顾不得擦干净。他端详着面前人的,他们的年龄应当相仿,或许查尔斯要稍大一些,那张脸查尔斯觉得熟悉却又在记忆里找寻无果。那人看着他,既没有被抓住的不悦,也没有看到陌生人的诧异。

  他于是问了出来,“抱歉,但能否请问你的名字是?”

  那人笑了,“奈德,奈德·艾伦。你是查尔斯·布兰登?”

  查尔斯点点头,可能是什么时候萍水相逢点头之交,他也记不清楚。他总觉得自己忘掉了很多事情,却又不知道忘掉了什么。“你住在这附近?”

  “不,不过这里有一个我会来躲雨的地方。虽然雨停了,不过你和我去坐坐吗?哪里会有些热水之类的。”奈德看着查尔斯的眼神清澈得毫无杂念,查尔斯觉得自己总会在着目光中越陷越深。

  “那多谢了。”查尔斯想着,奈德笑起来可真好看。

  两人在路上聊了起来,无非不过是些自己的日常,奇怪的是明明查尔斯的那些爱好奈德一个都不感兴趣,而查尔斯也想不到奈德对戏剧热爱之极,平时总在没人的时候念念那些戏文,比划着演一两幕独幕剧,可偏偏两个人聊得却很是投缘。

  到了奈德说的躲雨的地方,那是个简陋的小屋,里面的东西倒很齐全。奈德倒了两杯水,两个人各抱着一杯坐在了窗边。

  水珠从各自的发梢滴下来,查尔斯一晃神觉得,他们相看无言之时,仿佛已是度过了漫长岁月,终归平静。

  “你有给谁演过一出戏吗?”最终还是查尔斯打破了两人间的宁静。

  “还没有,有时我会到这里练练,不过我想有一天我会去剧院试试。”

  “而我想有一天你的表演会让全英格兰为你疯狂。”

  “那我先试试能不能让你为我疯狂?”奈德说着起身站到了查尔斯面前。

  “我拭目以待。”查尔斯接过了奈德的水杯,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那幕戏终是没有看完,查尔斯醒来后肋下的伤口隐隐作痛。布伦城的雨连下了一周终是停了,急着报告国王萨福克公爵醒转消息的人带起了军帐的帘子,风吹进来带着泥土的清香。查尔斯望着帐篷顶端,昏迷时那个虚构的年少相逢的梦境在他的脑中仍是挥之不去,连同他的青年时光,都再也回不来了。

  他早已不年轻了,却和他们的国王一样,对胜利与荣耀的渴望驱使着他们再度返回战场。只是岁月总归不饶人,在援救萨里伯爵时,法国人的一刀还是让他昏迷了一阵子。

  帘子又被打开了,进来的人还带着水气,匆匆的脚步听在查尔斯的耳中熟悉又令他安心。

  “查尔斯……”奈德跪坐在窗前,手抚上查尔斯的脸庞。他从秋末冬初的雨中赶来,手冻得冰凉,查尔斯脸上的热度也未退去,奈德想抚摸他,又怕他被寒凉刺激得着了风寒,又缩回了手。

  查尔斯也怕他一路奔波累出病来,握着他的手让他躺上来,“我没事。”奈德犹豫了一下,脱掉了外袍仍在了一边,躺在了查尔斯身边。

  查尔斯近距离看着奈德,奈德也不说话只静静地抱着他。他们都老了,眉梢眼角添了许多的皱纹,头发也白了一半。他们没有在少年时相逢又怎样,查尔斯的妻子换了两位,有过一夜风流的数都数不清,可谁知道最后一直陪着他的会是当初真的让全英格兰为他的表演疯狂的奈德·艾伦?如若早一二十年,恐怕他们都不能相信会陪着彼此到了两人都垂垂老矣。

  他突然明白了那个梦,这一二十年里王后到了第六位,新教与旧教你方唱罢我登场,政坛上起起伏伏,查尔斯自己也两度被逐出宫廷,可是他一直如梦中拼命想要抓住的,也唯有奈德一人。

  “你怎么会来?”依旧是查尔斯先开了口。

  “我做了个梦,梦到我们都还年纪很小,这真奇怪不是吗?我没有见过你小时候却能想象出来,我梦到你来找我,我在原地等你,你却总也走不过来。”奈德想看看查尔斯的伤口,却又不敢伸手去碰,只把手落在伤口附近,隔着衣料轻轻抚摸他的皮肤,查尔斯把手搭在他的手上,“所以我想,如果你总过不来,大概就是说我该去找你了。”

  查尔斯笑了,“而我也梦到了我们年少的时候,但我抓到了你。你说,如果我们一起长大,会不会更好?”

  “我可不敢跟陛下抢和你一起长大的时光,”奈德凑过去小心翼翼地亲了亲查尔斯的嘴角,“就我而言,什么时候开始不重要,重要的是共同的时光有多长。”

  “而就我而言,与什么人共度这段时光才是最重要的,”他转头看着奈德,“谢谢你,还在这里。”

  萨福克公爵早不是曾经的意气风发,奈德·艾伦也不再是年轻时的红人,政坛也好,舞台也罢,总有新人登场,而他们,卸下了那些浮名后,最珍贵的总是那彼此陪伴的漫长岁月。

(依旧可看可不看的作者废话:这篇基本是我今天看都铎S4最后几集时脑中呼啸而过的各种画面……以及都铎看完的一点感慨吧)

-------------------------------tbc--------------------------------


评论(5)
热度(46)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