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亨本特工组】【Solo/Mendez】Before I Go to Sleep【1】

梗和设定来自S.J.沃森小说《before i go to sleep》【中译很微妙地译成了《别相信任何人》】

-----------------------------------------------------

  托尼·门德斯从毕业舞会后的一场宿醉中醒来。

  但几乎就在下一秒,他便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床、天花板、以及目之所及的屋中陈设都是托尼所不熟悉的。他发现睡在一张双人床上,下意识地转头看了看身旁,虽然空无一人,但是被子掀起的方式与枕上、床单上的压痕无不在说明这里曾经属于另一个人。

  托尼想坐起来仔细查看一下,起身的一瞬间又因为腰背的酸痛跌回了床铺。他这才想起应该检查一下自己的状况,他发现自己赤裸着,身上的红痕无疑是昨晚一场激烈情/事/的残留。他对昨晚的记忆是和朋友们一起买醉,之后就是从这间陌生的房间中醒来。他又躺了一会儿,努力回忆着这两件事之间发生了什么,但现在看来他并不能想起这个一夜情对象的模样。

  等他起来后,想在附近找一下自己的衣服,奇怪的是自己明明记得昨晚穿的是一身便装,而现在床的另一边却放着的是一整套西装。他拿起摆在最上面的衬衫先在自己身前比划了一下,发现与自己的身形相仿,他在周围看了看,大概确定是给自己留的,便试穿了一下,衬衫是定制的,与自己的身材完全契合,这便太奇怪了,一夜情的对象怎么可能熟悉到位他准备一身定制西装?

  他转身又看了看周围的陈设,一张普通的办公桌,桌上摆放的台灯在他看来款式很是新潮,但似乎和桌子一样已经有些年岁了,他的目光落在桌上玻璃板的时候停下了,玻璃板上不甚清晰却能够看出自己的面容,那玻璃上皱眉的人,绝不是记忆中二十余岁的自己。

  “早安,亲爱的。”托尼还盯着玻璃板发呆,一个低沉而醇厚的嗓音将他的注意力扯了回来。

  说话之人一点都没有被托尼盯着的不自在,他一只手里还拿着锅铲,另一只手撑着门口的衣柜,似是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每次你都不会睡到等我做完早饭,又没有让你一睁眼就先看到我。”

  托尼紧皱的眉头没有一丝放松下来的意思,他斟酌着词句问,“所以我们是……?”

  “恋人?不,比那更进一步,我们已经结婚快十年了。”那人想往托尼的方向走,托尼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他便也站在了原地,“放松,亲爱的,我们从头开始。

  “你的名字是托尼·门德斯,你是一位CIA的特工,当然出于你现在的情况CIA绝不会再你通过入职测试前让你回去。你在三个月一次任务中受了重伤,失去了十五年的记忆,并且你的记忆没法保存超过一天,换句话说,你每天醒来记忆都会回到十五年前大学毕业舞会之后。

  “我的名字是拿破仑·索罗,和你一样是特工,我们在十年前结婚,顺便一提,三天后就是我们的第十个结婚纪念日。你的左手无名指上有我们的婚戒,摘下来可以看到内侧刻着我们两个名字首字母以及我们结婚的年份。”

  可能是素色的戒指并不起眼,托尼自醒后一直没有注意到,听到拿破仑的话才取下来仔仔细细地看了看。戒圈的花纹并不繁复,他直觉觉得这不符合眼前人的风格,自己却意外地喜欢。戒指内侧果然有名字和日期,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无名指,明显的戒痕显然是戴了很久所致。托尼记得自己毕业后就要入职CIA,今天前的记忆也是毕业舞会后,这几点全对上了,他对拿破仑不由得信了几分。

  拿破仑趁托尼观察戒指时走近了他,托尼也没有再后退,拿破仑从桌子的抽屉中取出了两本厚厚的笔记本,递到了托尼面前,“这本是我用以前的照片做的一些笔记,记的是这十年多的一些事情,那一本是你这三个月每天写的日记,你让我每天交给你,让你知道每天都发生了什么。”

  托尼接过这两个笔记本,却并不急着打开,先问“我在什么任务中受伤的?”

  拿破仑顿了一下,“我并不想回忆,你知道……那让我感觉不太好。”

  托尼试探着握上了拿破仑的手,那感觉意外又情理之中地很熟悉,“我很抱歉,但我希望我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拿破仑回握住他,凑近了在托尼的唇角上啄了一下,轻轻叹息“如果你坚持的话……你上一个任务是以帮助目标政治避难为名帮助国际刑警组织引渡一个黑帮老大,在快要成功的时候他发现了你的真实目的,于是冲你开了一枪……我当时也刚结束任务,接到消息时你已经在ICU了……”拿破仑似乎说不下去了,又走进了几步把托尼抱住,托尼不知为何没有挣扎。

  “我真的,真的很抱歉,为忘了你,也为再让你回忆一次。”托尼被抱住后僵了一下,缓缓伸出手也抱住了拿破仑。

  “都过去了,没关系的。”拿破仑在他耳边说,“我继续去做早饭,你先看一会儿,很快就好。”

  托尼的回应是一个吻。真正的记忆有时候并不能比得上身体的熟悉,嘴唇的触碰好像开启了一道尘封已久的门,唇舌的追逐嬉戏如此地顺理成章,直到两人都有些喘不过来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别这样,甜心,我们今天要去以利亚和嘉比的婚礼,嘉比可下了死命令要我们早点到的。”托尼对这两个名字当然没有任何印象,就只是直直地看着他,“以利亚和嘉比是我们的好朋友,我想你的日记里应该有记录的,毕竟他们几天前才刚来给我们送婚礼请帖。”

  托尼点点头,拿破仑指了指床上放着的西装,“西装在这里,我想你已经发现了,不过不必急着穿,最下面放着睡衣。”拿破仑又凑过去亲了一下托尼的额头,转身往外走。

  “拿破仑?”托尼在身后突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拿破仑转回来看着他。

  “我每天都会这么问你一遍吗?我是说,让你回忆一遍那次任务。”托尼注意到拿破仑目光微闪,又换了一副温暖的笑容

  “不是每天,不过常有。”

 

  托尼换好睡衣,先拿起了第一笔记本翻了翻,笔记本被一页页粘上去的照片抻成了厚厚一叠。打开第一页是一张科罗拉多大学的明信片,旁边是一行字,“我多希望与你大学相识”。第二页开始就是照片,有两人单人的,也有合影,还有和很多朋友的合照。照片的内容有时就是看不出背景的个人照,有时是聚会,有时是家里的生活照,还有一些只有风景没有人,旁边标注的是一些他们共同执行过的任务。他大概了解到了自己是CIA救援方面的专家,这倒在他有的记忆里没有这方面的规划,可能是在特工生涯中慢慢挖掘出了天赋。

  他又拿起另一个笔记本,首页便写道“你可能只剩下20多年的记忆,但一定要记住这一点,相信拿破仑·索罗,你爱他”,翻过去的第二页又换了人称,“我爱他。”

 

  托尼只翻了最近的几篇便走出了卧室坐到了餐厅,拿破仑正好做好了早餐,端着切好的披萨走到桌前,铲了一块放在托尼面前。托尼拿起叉子叉了一块,边对拿破仑说,“跟我说点儿什么。”

  “我想以前的事你可以看那两本笔记?或者更早的事你自己还记得?”拿破仑解下围裙放在一边,端着两杯咖啡坐在餐桌旁,将其中一杯推向托尼。

  “想听你随便说说话。”托尼尝了一口咖啡,糖和奶的量合适地搭配出了自己最喜欢的口味。

  “那随便说说你大学的前女友克里斯蒂?”

  托尼现在的记忆里自然有克里斯蒂,“那可不是随便说说了,我记得我们这时候还没分手。”事实是他们在毕业舞会前一晚分手,托尼大概有点印象,舞会后和损友买醉也不能说与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拿破仑看起来一脸委屈,“你上回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可不想给你留下横刀夺爱的印象。”

  “还有上回?你很想从我这儿知道什么?”

  “知道你大学里究竟有多少前女友或者前男友,毕竟我现在只知道克里斯蒂一个。”

  托尼笑着岔开了话题,“我们怎么认识的?”

  “一见钟情。”

  “我可不觉得我是会和人一见钟情的人。”

  “这可让我太受伤了,你竟然在今天早上没对我一见钟情。”

  托尼看着吃一顿饭无数次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拿破仑,觉得自己越来越明白笔记本开头记下的“你爱他”与“我爱他”。

  饭后两人换上正装开车赶赴婚礼教堂,托尼特意带上了那本自己记得日记,打算在路上多看看。婚礼上来往的人应该会很多,总不至于让自己太尴尬。不过拿破仑安慰他,来往的朋友大多知道他的情况,因此不必担心。

  他在车上看着自己日记中对拿破仑的描述,他确乎在日记中记录了一个自己的理想伴侣,他这样想着,抬头看了看开车的拿破仑,感受到他视线的拿破仑并没有看他却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tbc-------------------------

越到开学脑洞越有病……虽然还能浪一个多礼拜

以及虽然脑洞里是放飞自我的特工组撕逼向,但是我控制不住发糖的手……

在我入睡前这个失忆的设定其实有实例的,然而我找不到当初的一个实例的截图了……

以及14年这部小说被改编成了电影,脸叔和妮可·基德曼演的那部,我觉得电影其实抹掉了不少小说里面极其其微妙的情节……所以我更推荐小说

最后吼一声:特工组好!宇宙最配!永不过气!

评论(11)
热度(77)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