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Solo/Mendez】我爱之人【6】

才发现这个设定竟然导致solo这边没有NPC了???

本章summary:Jack:我并不是很想掺和你两口子的爱恨情仇

前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

华盛顿塔医疗中心。

“没有什么物理上的伤病,”华盛顿塔医疗中心的向导医生看着Mendez的检验报告,对Solo说,“他的昏迷应该是由于精神力的过度波动引起的,这种情况理论上发生于向导被精神暗示或者其他类型的精神攻击后的自我认知修复过程中。”

“他曾经对我提到,他觉得自己进入了某种精神幻境,认为周围的一切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Solo补充道。

“精神幻境?”医生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Solo,“这是联合国哨向保护组织明令禁止的一种攻击方式,况且就算不说这个,有记载的精神幻境都存在于十年前的柏林塔,盟军销毁或者封存了所有的资料,这种攻击怎么会突然又出现在这附近?”医生又沉吟了片刻,“也许我们需要进行更深入的精神检查,他是你的结合向导吗、或者你们尝试过结合吗?”

Solo摇了摇头。

“这样吗?”医生把检测报告翻了几页,“我们的检测结果显示他至少存在过一次结合中断的情况,不过无法确定是由于外力被迫中断还是自发中止了结合进程。”医生看了Solo一眼,“结合中断可能对以后的结合过程产生影响,但不至于完全结合不了。”

“那如果是由于什么外力使之前的结合进程中断没有完成的话,这种外力会不会对他自身造成什么影响?”

“有影响,程度跟外力有关,从理论上讲,如果外力非常强大的话,中断结合进程对哨向精神世界可能造成的伤害是无法估量的,PTSD、失忆、精神力断崖式衰退、认知障碍都有可能,最严重的情况或许可能由于精神世界被毁灭式打击而成为植物人。”

Solo敲着桌子,若有所思。

 

Mendez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中醒来的,Solo握着他的手正望着天花板发呆,Mendez抓着他的手贴近了自己,Solo感觉到了手上的移动,怔了一下才回过神来,“你感觉怎样,要喝水吗,想吃点什么吗?”

“我们这是在哪?”

“华盛顿塔,你的精神力剧烈波动,所以昏迷了一下午,医疗中心认为他们那儿常有各种受精神攻击的哨向,在他们那儿不如找一个安静没人打扰的地方恢复好,所以华盛顿塔方面提供了一个安全屋。”Solo停顿了一下,“以及,华盛顿塔对你出事的地方已经开始组织人手调查了,目前还没有什么结果反馈回来。”

“他们不一定能查出什么。”Mendez坐起来都感觉自己仍有些头晕,Solo在旁边扶了他一把。

“医生建议你最近卧床静养,不要过多使用精神力。”Solo站起来,“不过安全屋附近也没什么人打扰,你要觉得闷我们就出门走走。”

“过一会儿吧。”Mendez靠在枕头上,试图整理一下思路。

“我去给你倒杯水,顺便知会医疗中心一声你已经醒了。”

Mendez盯着Solo去倒水,跟医疗中心的人沟通,把水端给他,然后又坐到了他旁边,陪他一起靠坐在床上。

“你没有什么话想问我?”Mendez抱着水杯,偏过头看着Solo。

“很多,”Solo望着天花板,“但不是现在。”

Mendez把水杯放到一边,翻身抱住Solo,双手缓缓从额头划过他的脸颊,低头亲吻Solo,“我爱你。”

“我知道。”Solo的声音越来越微弱,Mendez看着他闭上眼睛陷入了沉睡。

“抱歉。”Mendez把Solo放平盖好被子,关掉了灯光,然后起身,离开了安全屋。

听到门锁上的声音,Solo在黑暗中睁开了双眼。

 

Jack O’Donnell在这时候联系Mendez,“Tony?你还在华盛顿?”

“正要找你,是的,在华盛顿遇到一点事情。准确地说,可能会有些麻烦。”

“全世界大概都有大麻烦了。”

Mendez抬头望天,“柏林塔当年那批资料和武器,是泄露了还是被人复原了?”

“准确地说,是当年的一批轴心国科学家,当年盟军和苏联方面没有协调好,被他们都骗了过去,这些年一直在进行当年实验的复现。不过这批科学家并非什么野心家,单纯只是想更深入探索一下未知的精神世界。但问题是,他们现在落入了一野心家的手里。”

“从我这儿看,他们基本是掌握了一些向导精神能力了,除此之外,他们还做出了什么?”

“很多,而且一个比较可靠的消息源认为,他们复原出了纳粹德国在1944年末或45年初的那批针对哨兵的无差别精神打击武器。”

Mendez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紧锁的房门,似乎这样能确定Solo会安全。

“Tony?”

“我在听着,CIA打算怎么做?”

“CIA希望你和Solo带一批哨向及非哨向特工去往柏林,营救这批科学家,交给驻地美军,就地销毁已经制作为实体的武器,带回他们的研究资料。”Jack停顿了一下,“如果有苏联或者其他方面的人抢夺这批资料的话,就地销毁。”

“我自己去,不需要Solo跟着,其他哨兵也不要参与这个任务,另外我要求其他参与的向导特工精神力评级不得低于A级。”

“只有向导参与太危险了。”

“有哨兵参与更危险,Jack,我以为你知道这点,我爱的哨兵就因为那个武器埋在那里。”

“是我的错,以为你和Solo一起会更加保险。”

“我催眠了他。我在这里遇到了使用他们当年研究出的精神能力的人,虽然华盛顿塔还没有找到这个人,但是我担心,如果单纯是向导之间的精神攻击,我与他们对上也不是没有胜算,但是当年那些针对哨兵的武器若是也被再现了出来,哨兵在场我们真的没有办法。”

这世界上没有一场胜利是基于可以避免的牺牲上的,Mendez最后看了身后的房门一眼,“以及,我爱他。”

 

Solo等门外的脚步声消失了,折去浴室接了些凉水让自己冷静一下,然后联系了Jack。

“Solo?我以为你这时候应该睡着?”

“给我订张机票,我要和他一起去。”

“你如果听了刚才Tony的话,就应该知道,他不想你去是因为你去了根本是送死。”

“他去也是。”Solo顺手给华盛顿塔的医疗中心发送了一条消息,“他现在的精神力没那么稳定,不然我现在就该继续睡到他到柏林了。以他现在的状态去对抗那个什么幻境之类的精神攻击,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但你以为他不知道吗?Solo,我也很担心他的安全,但是如果你跟着去再节外生枝呢?”

“现在不是我要不要去的问题,不管发生什么,就算他真把我催眠到他到柏林,我也会去找他。”

对面沉默了一阵,“我给你们订明天早晨的机票,你们还有一晚上时间自己商量好。”

 

华盛顿塔指挥中心。

“塔里正在召集没有任务的A级向导,但是,Mendez先生,医疗中心不认为您适合参与这次任务。”

“我对我的能力什么时候使用、怎样使用有数,我必须参加这个任务,其他人对这个任务可能面对什么没有概念,贸然行动会出现危险。”

“先生们,我觉得你们的意见可以折中一下,”Mendez吓了一跳,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Solo从外面走了进来,“由我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参与这个行动,这样我对他的身体和精神力状况也可以从旁监督。”

“你——”Mendez本想反驳他,Solo给了他一个稍后再说的眼神。

华盛顿塔负责人也只是例行传达一下医疗中心的意见,他们事实上无权干涉CIA对行动的计划,便没在这个问题上太过纠结。出发时间之类的消息CIA可以和华盛顿塔直接沟通,左右还有时间,Solo和Mendez便再次回到了安全屋。

 

“你不能去。”Mendez坐在床上看向Solo。

“那我就能什么都不做看着你去送死吗?”Solo靠在墙上,神色晦暗不明。

有些时候无法调和的不是恨,而是爱,是以Mendez清楚这一点,他和Solo的爱让他们不可能让步。换句话说,除非他能催眠Solo一直到整个任务结束,否则只要Solo是清醒的,他必然不会放弃。

他直视着Solo的眼睛。

“1942年,我作为CIA的向导,参与了一个秘密组织的工作,在那里我爱上了一位哨兵。”他停了一下,观察着Solo的反应,而Solo仍然默不作声,他便说了下去,“他在44年死于纳粹所创造出的针对哨兵的无差别精神打击武器,但我从未忘记过他,也一直深爱着他。”

Solo仍然没有什么反应,Mendez一只手紧抓着另一只手的手腕,想用疼痛刺激自己继续说下去,“十余年过去了,我在所有人身上想找到他的影子,但没有一个人让我真正想起了他,直到我遇到了你。”他低下头不再看Solo的表情,“你真的很像他,每次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都让我觉得,我从没有失去过他——”

他的话被一阵桌上茶杯落地摔碎的声音打断,地上Solo的影子离他越来越近,他长叹了一口气,“我配不上你的爱。”

-------------------------tbc-----------------------------

我先说:纵有莞莞类卿,暂排忧思,亦除却巫山非云也。

solo:不是你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面我撩你的时候被你脑到公园吹了一晚上风吗

评论
热度(27)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