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Solo/Mendez】我爱之人【1】

想了想不用等到明年再开坑了先发出来好了

哨向AU,前两天发那个梗,背景前后跨度大概有二十年时间,总体在二战后

二设奇多,我尽量在文中解释,详细设定可以戳这里

对这个题目不太满意随时可能换

本章主题:solo给大家现场示范一下单方面尬撩撩到枪口上

-----------------------------------------------------------

1954年秋,洛杉矶。

Mendez在这间酒吧里已经坐了不短的时间,作为CIA和华盛顿塔的向导代表,他跑到西海岸自然是有任务而来。不过他们的任务目标看起来实在是过于狡猾了,他们在得到他在洛杉矶的消息后,步下天罗地网围捕了三天都没有结果。这场抓捕是FBI主导的,CIA派Mendez来也不过是时机合适,也就是抓到目标之后,来谈谈以加入CIA替代刑罚的条件,自然在这种时刻没人理会Mendez究竟在做什么。

这对于Mendez来说是一个很方便的地方,利于他在这个时刻选一个靠窗的位置,静静点一杯酒怀念故人。

距离他所爱之人葬于欧洲战场已有十年了,他甚至也不记得这个人的姓名与容貌——这不应归罪于时间,他那一部分记忆由于遭受了强烈的精神打击而撕裂,他不太记得具体发生了什么,却留下了痛彻心扉的绝望与悲伤,以及一些断断续续的碎片。

Mendez在1938年入职CIA,1942春,他被派往欧陆协助当地情报工作的开展。同年年底,一支盟军组成的秘密哨兵小队因为缺少向导而向当地情报组织求援,包括CIA的Mendez在内的多国情报组织的向导加入了这支队伍。

U.N.C.L.E.,他在这十年的岁月里再任何可接触到的军方资料里寻找这个代号的痕迹,却一无所获,但他确实知道他爱的人曾属于这个秘密小队。他们在欧洲战场执行最机密、最危险的项目,Mendez和其他的哨兵向导一起出生入死,他在这里结实了生死相托的战友,他在这里与一位美国哨兵相爱。

战火没法阻止相爱的人,但死亡可以。战争年代出于结合哨向一方死亡时另一方奇高的死亡率,美国哨向联合会严格禁止评级在A级及以上的哨兵与向导结合。他们即便配合默契亲密无间,S级的哨兵与A+级的向导也不被允许结合。

而最后,1944年,他记得纳粹德国研发出了针对哨兵无差别精神打击的武器,他记得他们最后一个任务是销毁这批武器,这个任务怎样进行、任务中发生了什么他都没有印象了,只知道最后绝大多数人没能看到纳粹德国投降的一天,剩下的几人也就此生死不知。

这些人牺牲在战场上,像当时的无数战士、无数英雄一样,区别是史书中不会留下他们的名字,人们的祈祷中不会包括他们——这样的认知在战后的一两年内长久地折磨着他,即使现在他已经走出了永失所爱的悲痛,对他来说依然需要在一些特殊的时节里自己坐一会儿,有时候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试图从碎片中想起些什么,有些时候就只是安静地坐着什么都不去想。

比如现在这个他的记忆里十年前他们最后一个任务的大致时间,他甚至没有使用向导能力注意着周围,直到附近有动静引起了他的注意。

酒吧里撒酒疯打起来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Mendez看了一眼,本不打算搭理这些闲事儿,却突然发现其中的一个人并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C+级哨兵。

每个人出生时都具有精神力与自我控制力这两种相互拮抗的精神作用,全美三座哨向塔对辖区内十六岁的少年少女进行精神作用评估定级,评级在C-以下的精神力太弱,自我控制力远大于精神力,精神力不能使用,被称作普通人;只有达到C-以上评级才可称为哨兵向导,但C-,C和C+级别精神力与自我控制力大体持平,其精神力无法自我控制,只有达到至少B-的评级才能从事需要哨向执行的行动。诚然评级不是固定的,但C-级以下由于精神力无法发挥,不可能达到哨向级。

因而C+级哨兵是对于普通人最危险的存在,他们具有接近正式的哨兵的标准,却无法做到自我控制。Mendez放下酒杯走过去,这种小问题对于一位S级的向导来说,大概有一百种妥善解决又不引起丝毫注意的方案。就在他准备进行精神投射时,旁边突然有人一把分开了打架了两人,优雅而慵懒的语调插入了进来,“恐怕你们之前有些误会,还是好好说清楚比较好。”说话间一只手放开了普通人,另一只手却看似非常随意地扣着哨兵的手腕。

Mendez望过去,哨兵似乎在奋力挣扎,但是对方看似漫不经心却纹丝不动。

哨兵,这个范围内Mendez能估计对方的精神力,不常见、又极度强大危险的S级哨兵。他看向对方的时候,对方的目光也突然转向了他。

那是他们的任务目标,NapoleonSolo。

这些日子里Mendez说能把Solo的全部资料倒背如流都不为过。Napoleon Solo生于1920年,1936年在华盛顿塔注册为A级哨兵,1938年入伍,之后的资料却是空白的。直到1950年开始出现在欧洲倒卖文物的黑市上,至此引起了FBI和CIA的注意,上个月法庭缺席判决Solo十五年监禁,FBI在这里等他入网,CIA则希望他能为他们做事。

“所以,”Solo环视了一周又开了口,“谁来先说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Mendez对这件事背后到底有什么恩怨情仇没有任何兴趣,他站在这里几乎就只是在神游——他必须做出一个抉择,他们要抓捕的人就在眼前,他要联系守在总部监视着Solo什么时候出现的FBI的人且不引起Solo的警觉也不难,但是,一个念头划过,Solo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歹徒,至少在这里,他站在天使这边。

这可能是一个替CIA观察一下Solo是否是一个合适的特工人选的机会,他想到,毕竟,CIA对Solo的了解多少都只是基于他曾做过什么,还未曾有过一个与Solo如此接近的时候。

就在他的注意力刚刚决定转回Solo的时候,门外的异常精神力引起了他的警觉,一群未注册的C级的哨向可不是什么寻常的事,美国哨向联合会要求全美的哨向塔对于C系列的哨向采取一定的引导措施,并对哨向示警以便于哨向提供帮助,对于极度危险的个体必要时可以直接监控。加州的哨向塔位于其首府萨克拉门托,离洛杉矶不算远,在哨向塔眼皮子底下放着一群未注册的C级哨向,背后的真相是什么还真不好说。Mendez想着回去和萨克拉门托塔方面提一句,一边精神暗示了这群哨向离开这里回去休息。

他注意到在他感觉到门外的精神力的同时,Solo也抬头似是感知到了什么,等那群哨向离开后,Solo又往他这里看了一眼,Mendez坦坦荡荡迎着他的目光,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就像一个出于好奇来围观的普通人,注意Solo则是因为觉得他长得好看。

这边的话很快说清楚了,Mendez没全程跟下来也没彻底理清楚前因后果是什么,只见人群散开之后,Solo直直冲他走了过来,“介意我请你喝一杯吗?Mr——”

“不值一提之人(nobody)。”Mendez直视着Solo湛蓝的双眸,向导具有探查所思所想的能力,但是真正的人心是探查不到的,Mendez只觉得灵魂的某处有个声音告诉他,靠近他,再靠近他。

“一位S级的向导可与不值一提没有一毫关系,”Solo叫了两杯酒,“我能感知当时在场所有人的精神力等级,除了你的——我一直认为S级的哨兵不能感知S级向导的精神力等级是一种有不如无的天性,但就是这样,你是一位S级的向导,我无比确信这一点。唯一的问题是,萨克拉门托塔里没有几个S级向导,或者说全美范围内这么高等级的向导都是凤毛麟角,不巧的是我知道其中的大多数人,却不认识你——你来自哪里?华盛顿塔?CIA如果早派这么可爱的一个人来招募我,我说不定会多考虑几分钟。”

Solo把一杯酒递给Mendez,Mendez接了过来,轻轻晃了晃酒杯却没有喝,“那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永远,永远别招惹一个陌生的向导。”

“没有,”Solo放下了自己那杯酒,伸手整了整Mendez的衣领,“但是确实有人告诉我,美好的灵魂可遇而不可求,”

“FBI的人手足以让你离不开洛杉矶,就算出了美国境内还有好几个国家的顶级哨兵等着你——而你就这么随心所欲的在酒吧里寻找你可遇而不可求的美好的灵魂?”

“如果我担惊受怕地过下去,FBI和那几个国家的人就不会等着我了吗?这世界上有的是让我流连的人,为其他那些人担心真是太不值得了,你说呢?”

“你随意,”Mendez在这个话题往一个快危险起来的方向发展前站了起来,手里一口未喝过的酒被放在了桌上,“洛杉矶这么大,有的是地方给你找一夜情对象。”

Solo起身拉住了Mendez,“像我说的,美好的灵魂可遇而不可求。”

“也像我说的,”Mendez抓着Solo的手腕放下来,“永远,永远别招惹一个陌生的向导。”

 

走出酒吧后Mendez直接回了FBI的基地,进门时安保人员要求他出示证件,Mendez在口袋里找了半天发现证件不知道去哪里了。Solo,Mendez想起他有意接触自己的好几个动作,他在身上带了不少假证件,只有这一个是真的且放的最隐秘,还是着了他的道。好在向导证明自己也不困难,Mendez只说自己出门丢了证件,没提他遇到Solo的事。

等他回到床上准备入睡时,或许是他小小地报复了Solo一下的缘故,他闭上眼睛却浮现出了Solo的脸,Mendez被这阴魂不散搞得没脾气,以至于第二天早上起来,听说萨克拉门托塔请他帮助处理一些突发事件、并提出要给他配个哨兵协助他时,他鬼使神差说了一句,不用,我找Napoleon Solo来。

-----------------------------tbc-------------------------------

啊我最后删掉了草稿里一句话所以这里解释一下,哨向评级是可以变的嘛,solo档案里是最晚是他入伍的档案是A级,在战场上历练了几年之后到了S级,之后50年前精神力遭受打击所以肯定有减弱,50年出现后又恢复到S级;mendez也是A级在战场上历练到了A+,之后各种反反复复最后在50年达到S级

我不管S级应该没这么普遍,我喜欢的他们就是最好的!!!

评论(4)
热度(88)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