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Thomas Aprea/Michael Jennings】Once More/周而复始【中】

前文: 

一个预警,上文提到的thelma是仇恋中人物,有夫之妇和Thomas有一段来着,这里沿用了仇恋的设定,也就是有过去时的Thomas/thelma

---------------------------------------------------------------

Michael走进Laguna酒店的时候,门口接待不认识他,以为是来住宿的客人,前台现在办理登记入住的人很多,Michael看对方有意把自己往休息区领去暂时等一会儿,便摆手示意不必。大堂经理看到Michael,谈完事便走过来,“Jennings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Aprea先生在开会,恐怕一时半会儿您没法见到他。”

“没事儿我就在这里随便走走,你要有事就先忙去吧。”Michael本意也不是来酒店直接兴师问罪的,他若想打听最近出了什么事,找一个认识他、知道他们两个关系的人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不过大堂经理也不肯让他一个人在这里自己走,“Aprea先生希望您到酒店的时候能始终有人照应您。”说着便叫了一个年轻人过来,嘱咐了几句让他陪着Jennings先生走走,便又回去做自己的正事。

年轻人显然不认识Michael,之前匆匆两句嘱咐也让他以为这只是一位酒店的贵客,或者什么潜在的合作伙伴,便很认真地给Michael介绍着Laguna酒店。Michael也不打断,跟着他的解说重新细细打量着这个酒店,看与自己记忆中是否有所不同。

他没法不注意到酒店四周多了不少作为装饰的各种鸟类模型,他数了数种类,发现也并没有什么特异的种类,仿佛就是普通的禽鸟博物展。“这里为什么放这么多鸟类的模型?是有什么意义吗?”

“这个啊,”年轻人从一边的桌上拿了一个鹰的模型递给Michael,“您先看一下这个。”

Michael接过模型摸了摸,手感真实地让他皱了皱眉,“这是标本?”

“不是,这是我们酒店最近一直在采购的一种新型仿生材料。”年轻人飞速把模型放了回去,“听说是我们夫人的主意,她喜欢这些鸟类,普通的标本看起来过于僵硬,Aprea先生便让人去采购这种仿生材料去做成标本,不管观感还是手感都更像真的。”

“你们夫人?我听说Aprea先生可并没有结婚?”Michael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线索,问得有些急切,不过年轻人不会往那方面去想,也只当他是听到八卦的好奇心罢了。

“不是Aprea先生的妻子,是我们之前老板的遗孀。”

年轻人可能了解不多,但Michael却知道,Thelma,这个被Thomas称作奇才的女子。Thomas刚从美国来到意大利的时候,Thelma就已经是Laguna酒店的实际上的掌事人,她丈夫去世的时候,Thomas是他指定的继承人,Thelma作为他的遗孀手下也聚拢了不少忠诚的势力,不过几年过去,Thomas使了不少手段分而化之,等到Michael认识Thomas的时候,Thelma已经交出了手中酒店和黑手党相关的权责,转而去周游世界不再过问这些事务。

至于其他的方面,Michael当年和Thomas谈恋爱的时候,在他耳边有意无意嚼舌根的可不少。什么他们前老板没有去世的时候Thomas和Thelma就已经暗通款曲,他们老板去世后没人在意了两人就正大光明搞在了一起,只不过后来苦命鸳鸯敌不过两派势力必有一斗,最终决裂。

这事儿风言风语最后让Thomas知道后,雷厉风行地收拾了一群手下后,主动跟Michael把整件事坦白了。和那些风言风语的事实基本相符,不过没有那么多美好爱情葬送在你死我活的斗争中这种小说戏码,他们曾经有一段禁忌之恋,但也仅此而已了,从Thelma的丈夫去世开始,这段感情不仅是见光死,他们注定走向分立的两派,而且,他们都清楚这一点,即便一时不清楚,时间也终将告诉他们决裂是他们必将走向的结局。

虽然Thomas非常坦白并深刻地剖析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感情心路,但要说Michael不介意那也是假的,不过在他的记忆里Thelma也不常出现在威尼斯,眼不见心不烦,他也犯不上为这种事情自寻烦恼。

“那这位夫人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是说,我听说这位夫人,她不是一直在环球旅行不常在酒店这边?”

“大概是半年前回来的吧,具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半年来有好多上面提的要求是夫人提出来的。”

Michael点点头,他们说话间走上了一层,Thomas的办公室就在这层的走廊尽头,Michael望了望那里,难道是Thelma?但是,Thomas和Thelma的感情早在认识他之前就结束了,他们同居了三年多,在他记忆里大概是两年半,Thelma都不怎么出现,怎么会在这半年中突然旧情复燃?

那更合理的猜测,还不如说是他们两个的旧情就没有结束过。

他转身不去看Thomas的方向,他从未觉得自己与Thomas如此远,就好像,他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这个人。

 

年轻人带着Michael又转了几个地方,Michael心不在焉地随便问了几个问题。到了午饭的时间,他很有兴致地想去看看这些员工们是在哪里吃饭,年轻人便带他去了。到了地方Michael让年轻人自己去吃午餐,那边也有人认识Michael,对他到这里也觉得很惊讶,不过Michael说自己跟Thomas说了声,想要做员工餐厅里相关项目,所以来实地调研一下。但凡能知道他俩关系的人,大多也知道Thomas一贯对Michael有求必应,也没怀疑什么。

Michael坐在餐厅里,这里面有酒店工作的员工,也有Thomas那些黑手党手下,不过他们彼此间抱团后坐得泾渭分明,Laguna旗下酒店之外也有不少合法产业,规模不小,员工们互相不熟悉也是寻常的。Michael环顾四周看了看,被几个正八卦Thomas的黑手党手下吸引了注意力,Michael便坐到了他们附近能听到他们对话的地方。

“你们听说了吗?老大今天在办公室发了好大的脾气,据说砸了一地的东西,最后还是夫人过去才劝住了。”

“对谁发脾气,怎么听了好几个人说老大今天生气了,从没听说过对谁生气了。”

“这就不知道了。”

“不过夫人这次在酒店可真久,以往最多就圣诞新年、或者赶上以前那位的忌日在威尼斯住一阵,这次都有半年了吧。”

“而且老大以前从来不会让夫人参与酒店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突然破了例。”

“你们都没听说吗?半年前夫人回来的时候,正好不是那边来我们这里找事儿,老大一直挺着急的,然后夫人回来听说和老大谈了一晚上,之后就一直留下来到现在了。”

“可是你们看这段时间里老大的……”说话人似乎是被同伴制止了,他们便又聊起了其他话题。

Michael吃完饭出来,其他人也没有说什么更有价值的话。他想着既然来了还是要见见Thomas,走到办公室那一层,正好见到Thelma也准备去找Thomas,“Michael,你怎么来了?”

“夫人最近看起来很忙?”自从知道Thomas和Thelma的事情Michael看见Thelma难免也不那么自在,更别说现在了。

而Thelma的表现,Michael无端觉得,就像她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这倒确实,人啊,”Thelma停下来观察着Michael的反应。“忙一点没什么不好,闲下来容易胡思乱想,做出什么后悔的事,也就太得不偿失了,不是吗?”

Michael看着Thelma的眼睛,“夫人说得倒是很有道理,闲的时间如果太久了,就只想着自己找点事做,不是吗?”他转身背对着Thelma,边走边说“既然夫人有事我就不过去了,帮我带句话给Thomas,等他忙完了来健身房找我。”

 

Thomas去健身房找到Michael的时候,Michael裸着上半身,拿着一个棒球棍在打沙袋,Thomas也不靠近他,“听Thelma说你找我有事?”

Michael把棍子扔到一边,走到他面前,“告诉我半年前发生了什么。”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们进行一个机密的项目,事情结束后我们消除了你的记忆,仅此而已——”

“我没有问这个,半年前有人找你们黑手党的事儿,Thelma跟你说了什么,还是跟你做了什么交易,到底是什么让你变了这么多。”

“相信我,我没有改变什么,Michael,你一定要相信我。”

“你让我相信你什么?Thomas,相信你想通了让Thelma干涉你的公事?相信你每天对我说我是前天任务完成昨天刚被消除了记忆?”

Michael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而Thomas则像是没有注意到,Michael低下头,放缓了声音,“触摸我(touch me)。”

Thomas走近了一步,缓缓伸手环在他的背上,似是不带任何感情地上滑,冰冷的手让Michael一阵阵颤抖,他没有再说话,伸手解开了Thomas的衬衫,拉出了衣襟,手搭在了Thomas的腰上。

“停下,或者,秘密在他身上。”

搭在Thomas腰上的手轻轻环绕着抚摸着他的皮肤,由轻至重。

他们在一起胡闹的时候Michael总爱对Thomas的腰下手,无他,只因为Thomas腰侧分外敏感。

而现在Thomas对Michael在做什么看起来就像毫无知觉,两人距离近得看不到彼此的脸,Thomas也就不能注意到Michael的脸色渐渐阴沉下去。Michael拨开Thomas仍然环着他的手,“既然来了就练练吧,我们也久没在一起练过了。”

两人摔打了一阵,或者准确地说,Michael单方面抒发进攻欲望,Thomas更多是在防御,Michael甚至故意暴露了些弱点,然而Thomas就像没看到似的,任由Michael将他推到地上,跪坐在他腿上,“最后一次,Thomas,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信,半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什么,你别再怀疑了,好吗?”

Michael站起身,“我回家了,你想好什么再告诉我。”

Michael独自离开健身房,走出酒店,突然又回头,那些仿生材料做成的禽鸟模型立在那里,无悲无喜地看着他,仿佛在这一刻看到了他心底。

------------------------tbc-------------------------------

touch me那句我斟酌了一下触摸太僵硬,抚摸太那啥,所以就标了touch me

虽然还是东家长西家短的一章,但是基本已经可以揭开真相了,稍微提示一下,其实所有线索在上已经埋好了,只不过不会显得很明显啦

评论(4)
热度(27)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