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一个脑洞

“即便是现在我仍然不完全清楚那时候发生了什么,我感觉自己置身天堂的门口,又仿佛真切地身处地狱之中,我能听到所有的罪恶与恐惧,或许也可能是来自我的记忆之中的,我当时没法分辨出来。我记得我抓着布鲁斯的脸把他提起来——我依然为此后悔——但就在那一刻,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就从我的手指触碰他皮肤的地方袭来,同时似乎有人在我的手腕上打下烙印,一瞬间好像天堂门口的那一束光终于照进了地狱里,那些紊乱的记忆寻到了明晰的线索,混沌的视野清明了起来,就在那一刻我知道,我生命中注定的另一半,我的灵魂伴侣,就是布鲁斯。”

“好了克拉克,知道你们文字工作者情感细腻了,可我仍然没看出你这个命中注定的,好吧确实有点尴尬的爱情故事里究竟什么让你如此苦恼,灵魂伴侣之间按理说不该从各种意义上契合彼此吗。”

“问题就是,布鲁斯并不认为他是我的灵魂伴侣,他认为这是另一种情境下的吊桥效应。”

“这怎么可能?一个人怎么可能认错他的灵魂伴侣?何况你可以把手腕上的标记展示给他。”

克拉克卷起衬衫的袖子把手腕给戴安娜看,是一串氪星文,“这是氪星语的Clark,你知道的手腕上的印记全都是属于灵魂伴侣的标记,布鲁斯据此认为我的灵魂伴侣应当是另一个可能的氪星人。而且布鲁斯说,根据现有的灵魂伴侣研究学结果,灵魂伴侣双方应当同时出现对彼此是灵魂伴侣的感知,也就是手腕上同时出现标记,可是他对我没有这样的感觉,也没有标记出现,这是更关键的。”

“哪有这么多应当的事情,”戴安娜叹了口气,“我明白你,克拉克,我明白感知到灵魂伴侣那一瞬间的感受,这是不会认错的,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恐怕布鲁斯只是担心有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认错了——”

“那我百分之一千万地确定没有这种可能性。”

“——听我说,克拉克,你是一个氪星人,而我们所有的理论都基于的是地球人的研究数据,他当然有可能错了,但你也有可能错了,告诉我克拉克,如果你不知道他是你的灵魂伴侣,你怎样看布鲁斯?

“或者我换个问法,你究竟在苦恼的是什么,是你的灵魂伴侣不愿意属于你,还是布鲁斯不爱你?”

设定是每个人都有灵魂伴侣,但是不一定什么时候可以感知到自己的灵魂伴侣,感知到的时候手腕上会出现属于对方的烙印,有些人一辈子可能都不知道自己的灵魂伴侣是谁,可能是因为就没感知到,但更多是因为还没感知到的时候对方已经去世了

#论我晚上失眠的时候在想什么

#隐藏一把wonderSteve的刀

#用氪星语是因为怕暴露秘密身份

#应该明年写吧……

评论
热度(44)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