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超蝙】Along the Road We Come/来时之路

DCEU超蝙,JL之后,有剧透,但是由于哥谭反派缺乏,不想祭出小丑这种级别的杀器,就拽来毒藤女当个NPC

中段有一句“或许在解决他们两个之间的问题之前,他们都需要先与自己和解。”受雯雯 @piggiewen 《谎言悖论》和本蝙形象分析的启发,这里表个白!

大型东拉西扯的跑题文……

--------------------------------------------------------------

布鲁斯曾有过各种各样的梦境,枪声、爆炸、鲜血、尖叫、落下又弹起的子弹、散落一地的珍珠。哥谭收容了他所有的过往、所有的梦魇,而他将自己隐藏于黑暗中成为了哥谭的骑士与守护者。声称能将他带向光明的人从未断绝过,但事实只能证实了一个又一个谎言,直到大都会那个蓝色制服与红色披风的身影出现,那个从天上来的人,拥有人类已知的、甚至仍然尚未确知其极限的最强能力的外星人,没有人知道将把人类带向何处,或许是一个再无恐惧的人间天堂,抑或是人类无法反抗的极端恐惧。

于是一切都顺理成章地发生了,白葡萄牙号、氪石、卢瑟、玛莎、从氪星舱里走出的毁灭日,最终陨落的超人。布鲁斯刚刚意识到这个游走人间的神祗不那么“神祗”的一面,如果有更长的时间,他也许会了解到更多关于这个小镇男孩的故事,而不是在堪萨斯的墓园中,听凭晚风细语,絮絮不停。

黑暗骑士仍守在原地,一切都在继续,卢瑟的警告与他自己的梦境似是迫近的脚步,留给他应对的时间越来越少,抛开与自己一战而熟的戴安娜,还有不少人需要想办法联系,而要组建一个团队去对抗未知的外敌,最坏的情况是他们仍然不够,联盟需要一个更加强有力的战斗力,需要那个有着无上力量又有着至高温柔的克拉克·肯特。

在夜以继日研究卢瑟笔记的时候,布鲁斯在实在无法支撑自己只能稍作休息的梦境里反复梦到同一个场景,他去复活克拉克,而从池中走出的却又是一个毁灭日,他亲手拿起了氪石矛刺中了毁灭日,倒在地上没有生气的却变回了克拉克。整个故事好像是一次又一次提醒着布鲁斯,都是他的错误,是他的错误导致了克拉克的死。布鲁斯醒来,阿尔弗雷德拒绝再送来咖啡,桌上的咖啡杯已经冷掉很久了,布鲁斯起身倒掉咖啡渣,再次拿过卢瑟的笔记确认其中的技术细节。

蝙蝠侠算无遗策,超人复活,这个新建的团队一起解决了这场由恐惧引发的危机,也向全世界介绍了他们的新守护者。当一切结束之后,克拉克也正式地向布鲁斯道了歉。

布鲁斯常以为复活克拉克是自己的愧疚,是对错误的弥补,更是为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需要超人,他曾经反反复复出现的梦境似乎证实了这一点。对于克拉克的道歉他总是回应这也是他的错,他对克拉克有所误解,而克拉克也表示自己也曾质疑过哥谭的蝙蝠义警。布鲁斯认为他如果把目光放在卢瑟身上,对于毁灭日的产生应该有所预判,这个失误事实上导致了克拉克之前的死亡。而克拉克则认为虽然他的神经因为母盒的力量冲击产生了一定程度上的混乱,导致他支离破碎的记忆里只有想要杀他的蝙蝠侠,忘记了自己的误会与他们并肩作战过的友谊,事实上伤害了布鲁斯,自己应当为此负责。

由此导致了正义联盟自成立以来一直处于某种诡异的氛围中,或者说超人与蝙蝠侠处于一种诡异的状态,他们都太小心翼翼了,明明所有人都发现超人与蝙蝠侠重视彼此甚于其他人,又总是仿佛靠近一点对方会被自己伤害到似的。

正义联盟的其他人一点都不想每天在韦恩庄园看到超人与蝙蝠侠隔一阵子就看一下对方确认他还好端端的,一旦对方有一点要看到自己的时候就立刻别转脸怕被对方发现,这真是太幼稚了。

“我觉得你们两个应该找个地方吃顿饭聊点开心的事,而不是和两个幼儿园的孩子一样关于我欠了你和我对不起你进行无休无止的证明自己才是犯错更多一点的那个。”戴安娜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点。

克拉克思考着可行性,布鲁斯先提了出来,“周末在这里就挺好,或许我们也应该办个联盟的聚会。”

“什么?要聚会了?”刚下班就用上神速力赶来的巴里刚好只听到布鲁斯这一句话,“这也太棒了,我想想,一场英雄的聚会——”

戴安娜拍了拍巴里的肩,环视了一圈联盟众人,“我想大家下周日都有空吧?”

众人在神奇女侠的目光中点了点头,戴安娜接着说,“那好,下周日我们就在这里聚一聚,随便一点怎么做都行,别把好好的庄园毁了就行,而在这之前——”戴安娜看了看克拉克又看了看布鲁斯,“你们最好先把自己的问题解决掉。”

“我们没有问题。”布鲁斯看了看克拉克,接了一句。

“没错,我们是曾有过误会,但那都解决了。”克拉克点头补充。

戴安娜不答话,维克多和巴里凑在一起3D建模联盟聚会的会场布置,海王摆弄桌上的小玩意儿,只留下没得到回应的布鲁斯与克拉克本能地看向彼此,又同时触电一般迅速挪开了目光。

也许是有一些问题,克拉克心想。

戴安娜善解人意地带领大家去茶水间,把空间留给克拉克和布鲁斯。“我换了值班表,不知道你是否介意今晚留在庄园值班?”在克拉克还在组织语言时,布鲁斯先开了口。

“我的荣幸,布鲁斯。”克拉克点了点头。

 

克拉克不是没有在位于韦恩庄园的正义大厅里值过班,作为联盟的主席他承担了最多的责任,也经常乐意帮调不开时间的其他人值班。但不得不说,哪怕最平常的事,一旦赋予了特殊的意义,也变得不同寻常了起来。克拉克现在就处于这样的状态,一边留心着外太空探测装置的动静——出于应对外星入侵的考虑,联盟认为建造一个卫星是有必要的,现在一个简易版本的装置正在测试中——一边注意着布鲁斯那边的动静,一边思考着他们之间的问题该怎么真正说开。

但即便超级大脑,有些问题也不怎么好解决,比如最后一个,因为他们真的看起来没有问题。他们并非不能面对彼此,相反,他们欣赏彼此,克拉克对每一次布鲁斯天才的指挥发自内心的赞赏,布鲁斯同样坚持超人是那个世界的希望完成不可能完成之事的人,尽管他们也会有分歧的时候,但试问合作相处的同事哪有不互相不同意的时候,如果这对于他们的关系有所影响,那他们也过于幼稚了。

他们在危急时刻并肩作战,他们也像现在一样,克拉克盯着监视装置,夜巡的时间还没到,布鲁斯在一旁修复电路故障的联盟设备。

阿尔弗雷德在隔壁维修蝙蝠机,上一次布鲁斯开着蝙蝠机去追踪小丑和哈莉·奎茵的时候,突然被不明飞行物击中和在联盟指挥的钢骨失去了联系,雷达受到干扰定位不了他的位置,不过事实上这突然的危险警报也就出现了一刻,因为克拉克听到了布鲁斯发现情况突变时变化了一瞬的心跳,在布鲁斯看好位置准备跳伞的前一秒托住了急速下落的蝙蝠机。

然而事后两人并没有过多讨论这件事,就像布鲁斯以为克拉克是接到钢骨通知后因为超级速度最快赶来的,克拉克以为布鲁斯的计划因他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干扰,他没有那么需要自己的帮助。

克拉克起身帮布鲁斯端了杯咖啡和一些点心,布鲁斯没从焊接工作中抬起头,“谢谢,不过往旁边放一点,离板子远点,非常感谢。”

克拉克依言放下了咖啡,走过去看着工作的布鲁斯,“需要我帮助吗?”

“不必了,谢谢。”布鲁斯终于完成了修复工作,克拉克飞到另一侧帮他打开开关通电,然而却没有达到原来的状态,布鲁斯叹了口气,“看来只能换个方案了。”说着又拿起了工具,开始了下一轮的工作。

克拉克忽然明白了,或许这就是问题所在,他们都是迎风而立的参天大树,而不是寄托于旁边树木的青藤,他们都有着太过强大的自我,因而不管对方是怎样的态度,哪怕两人都已经完全原谅了彼此,他们对于彼此曾经的伤害也是一根扎在自己心里的刺,时刻提醒自己曾经做过什么,也总是让他们下意识害怕错误重现。可矛盾的是他们同时也确切地知道对方的强大,生怕自己过度的关心会引发对方的反感。

或许在解决他们两个之间的问题之前,他们都需要先与自己和解。

想通了的克拉克站在一边帮布鲁斯递需要的东西,或许等布鲁斯完成后,他们就可以深入地谈一谈。

 

但是哥谭总没有那么安静,接到毒藤女出来搞事儿的消息后布鲁斯立刻进入了蝙蝠侠的状态,克拉克本想跟他一起去,但被布鲁斯以值班期间不能擅离岗位拒绝了,克拉克便留在了正义大厅。

“布鲁斯,五点钟方向,有一朵蓝色的花,小心。”布鲁斯听到耳机里的声音,迅速做出了反应,借助抓钩枪躲开了一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花。

“我以为是阿福在线上。”站定了的布鲁斯答道。

“阿福在帮你处理那个电路故障,”克拉克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戳穿阿福小声念叨的一句“布鲁斯老爷怎么这么心不在焉”,“毕竟阿福没法分成两个人,不是吗?”

布鲁斯处理着身旁各种奇形怪状的植物,“查一下哥谭其他地方有没有什么异常,S,毒藤女今天完全就像是要缠住我。”

“好的,B。”

毒藤女显然听到了布鲁斯的话,“哇哦,不敢相信大都会的超人竟然也过来了,要是能和他玩玩该多有趣。”

布鲁斯的警觉度立刻又提升了一档,“千万注意安全,S。”

“知道了,哥谭港有辆船只走私脏弹,除此之外没什么异常,我过去查一下。”

 

当布鲁斯解决完毒藤女的问题后,他发现克拉克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通话的另一端,“克拉克?”布鲁斯切换了一个频道,“阿福,帮我定位一下超人在哪里。”

克拉克和阿福几乎是同时会话,“B,别过来,这里毒气密度很大。”

“在哥谭港连接大都会的大桥旁边的一个建筑群,经纬度已在蝙蝠车上定位。”布鲁斯坐回蝙蝠车里,阿福已经远程将克拉克的位置设为了目的地,“在哥谭没有哪里是我不能去的。”

有了克拉克的提醒,布鲁斯在蝙蝠车上准备好了防毒面具,赶到地点时克拉克还在把一个个盛有毒气的密封罐往地球外扔,周围有爆炸的痕迹,却空无一人,想来克拉克在一开始就已经把周围的人群迅速转移走了。

“布鲁斯,别往这边走近了,那群人走私的不是脏弹而是毒气,我过来的时候他们操作不当导致了气罐爆炸,这附近没有平民了,但这里不通风毒气密度太大了,你过来可能危险。”克拉克伸手示意布鲁斯停下。

“而你甚至没有带着防毒面具,克拉克。”布鲁斯扔给他一个面具,克拉克也没有推辞就带上,这毒气没有那么简单,克拉克已经感觉到过量吸入后他的能力在一点点失控,布鲁斯肯定也看出了这一点。布鲁斯采集了一点样本,呼叫维克多做了成分分析,让无人机送来一些吸收的材料放在这里,克拉克联系了几家主要媒体紧急通知哥谭和大都会民众最近不要去往大桥附近。

当他们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完,只等待解毒剂研发时,克拉克仍保持清醒,但他坚持离布鲁斯有一定距离,并在回到庄园后自己把自己隔离在一个玻璃隔间里。

“我吸入了过多毒气,我没法想以前一样完全控制自己的力量。布鲁斯,我很抱歉曾经在无法控制的情况下伤害过你,而我不会让这再发生一次了。你一定还有氪石吧,放在这里,如果发生什么意外,至少它能制止我做出我绝对不愿意做的事情。”

“想都别这样想,我也不会再拿出氪石了。”布鲁斯甚至不想把克拉克隔在这里,这样的情况下他无法确认克拉克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

“我没有不相信你,事实上,布鲁斯,你是我最为信任的人,是我任何时候可以性命相托的人。我承认在回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害怕我或者其他什么人再次伤害到你,为此我时刻注意着你的心跳是否有变化,我知道你一直是优秀的侦探与强大的骑士,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温室花朵,但我。”克拉克停顿了一下,他想说的话把自己都说服不了,明明知道布鲁斯总有对策,他仍然怕承担万分之一的风险,因为他知道这万分之一却是他百分之一万的无法接受;他关注布鲁斯,不只是他的生理变化,还有他的感受,因为他总要考虑布鲁斯会怎样是否能够接受;他为他们的关系所困扰,而看看他困扰的源头——仅仅普通的朋友、战友会在工作关系之外无比迫切地寻求更进一步的亲密吗?

他早该发现的,他喜欢布鲁斯,甚至可以说,他爱他,这是他所有最终又唯一的答案。

他们都是迎风而立的参天大树,不是寄托于他人的青藤,他们注定应当在疾风中亲吻对方,在孤独中彼此相依。

布鲁斯把手贴在玻璃上,直视着克拉克的蓝眼睛,克拉克近乎语无伦次的话反而使他冷静下来,“克拉克?”

“布鲁斯?”

“在你牺牲后的那段时间,我经常梦到你,梦到我把你复活成了毁灭日又亲手刺死了你。”布鲁斯轻轻说道,“而等你复活后,我以为自己不会再做这个梦了,而事实上,我仍然梦见没有一丝生命气息的你。”

克拉克安静下来,听布鲁斯继续往下说,“那时候我才发现,我并非对你是愧疚和弥补,我渴望你活着,渴望你曾让我看到的那些希望,那些光明,还能继续下去。”

他怎么会不喜欢克拉克呢?他是整个世界的灯塔,如此强大又温柔的人,他最终发现,他给了自己太多借口,比如世界需要超人,比如联盟需要他的力量,让他忘记了,他已经爱这个小镇男孩很久了。

“我真想给你一个拥抱,布鲁斯,可惜不能是现在。”

“那就欠着吧,等你自己肯走出来的时候。”

 

爱不是愧疚,不是弥补,不是孤立全世界的偏执,爱是一束光,或许没有那么普照,却一直在那里,不曾远去。在这束光下,跨越所有有形与无形的山山水水,你我终将走到一起。

------------------------fin-----------------------

作者有一首歌要送给这个超:山中只见藤缠树~世上哪见树缠藤~~青藤若是不缠树~~~枉过一春又一春~~~~

评论(5)
热度(136)
  1. 浅月疏影 转载了此文字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