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Solo/Mendez】重蹈覆辙【2】

特工组破镜重圆梗

前文: 1

-------------------------------------------------------------

【2】

和Victoria把一些基础的问题谈完后,Solo反而闲了下来,三天后有个聚会,Victoria会将他介绍给来的一些贵宾,因而最近的日子Solo也确实有些无所事事,给自己住的房间简单“布置”了一下,就出了门。不过如Solo这样执行任务中的特工,大张旗鼓去逛街也不太方便,只找了个看起来幽静的咖啡馆进去。

Solo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大概俗世之中还是有不少想寻个清静地方的人,咖啡馆里多的是抱着笔记本处理公务的、三三两两聚会闲聊的人们。属于多年特工的观察与直觉让他把周遭的人们分了个类,确定没什么可疑的,便尽量避着监控坐了下来。Solo看了一会儿最近巴塞罗那的消息,和大部分时候一样,对于Solo来说这仍然是很平静的一天,Illya和Gaby还没有新动向,Victoria那边也是。大西洋彼岸也没什么新鲜事儿,虽然CIA就算有什么新的任务也必然不能大张旗鼓让全世界知道,Solo仍然想通过这个星球各处消息的只言片语来窥测Mendez可能的动向。

确认了总体还算风平浪静之后,Solo习惯性地打开了草稿箱。他当然不会忘记那个“巴塞罗那的夜晚如此美丽”的约定,在当时、以及在很久之后的现在,Solo从来未曾只将这句话当做一句戏言。他出于很多的原因没有将这句话真的发出去,甚至都没有输入Mendez的号码,但他保持了不时翻出来看一看的习惯。但这一次,他却发现草稿箱里早已没有那句熟悉的话语。

“巴塞罗那的夜晚如此美丽,想念你。”

Solo一惊,他完全没有印象何时发出了这条消息,他打开了已发送的列表,这条消息就是昨晚自己回到房间之后发送的。他反复在已发送、收件箱、草稿箱之间翻来翻去,确认消息已发送给了Mendez,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应——Solo心里对此还是有些五味杂陈的,而把对于Mendez究竟记不记得这件事、是不是已经懒得回应他的消息之类的纤细敏感的情绪暂时抛在脑后,他不得不先处理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他为什么会把这条消息发送出去?

Solo回想了一下昨晚,只记得似乎故地重游,勾起了不少对于往事的回忆,但为什么会如此突然并且在自己丝毫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把这样一条消息发送了出去?

Solo终于意识到情况比他想象地要复杂与危险,他关闭短信界面,起身走出咖啡馆,在一个四周僻静无人的地方与自己的线人联系,让线人联系Waverly安排人在之后的聚会来接应自己,以防出现什么意外情况。

等Solo把这些都安排好回到酒店,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下房间,他已经表明了不需要客房服务,此外还好没有人试图已任何方式闯入房间,周围看起来也没有监视的人,不过Solo吸取,教训谨慎起见,在各处都多留了心。

 

第二天Solo照常去外面闲逛,在毕加索艺术馆消磨了大半天时光回来后,刚进酒店大堂就愣在了原地,他与Mendez谈了将近五年的恋爱,即便现在分手了,对着一个背影也能完全肯定正在等着办入住手续的人就是他朝思暮想了很久了的Tony Mendez。Solo自己都说不清他现在究竟想怎样,这时候办理入住的人尤其多,一时半刻也轮不到Mendez,他正四处观察周围的环境,很难说会不会就注意到身后站着的自己,而Solo想到这种可能,甚至想匆忙退出酒店。

他们分手后,两个人都有飞来飞去或者把自己埋在工作里,努力试图与感情生活剥离作为逃避的手段。这时Mendez出现在这里,Solo想,是否是他看到了那条短信所以为自己而来?想到这种可能,Solo后退了一步,他从未设想过会有如此境地,这不是一个再续前缘的时候,不是在任务中。

Solo转身准备离开酒店,打算等Mendez入住后,在悄悄办了退房去另找一家酒店,为了不引起Victoria的怀疑还需要找个合适的理由,当然这些做起来也不算难,Mendez这边等任务结束后再解决这件事,希望不会太晚。Solo一边心里做着打算,一边往外走,还没出门就被Victoria堵住了,“这么巧,正要找你说句话。”

“下午好——”Solo刚出口就反应过来,以他和Mendez之间的距离Mendez不会听不到他说话的声音,他从酒店的玻璃门上果然看到Mendez转身看向了他这边,Solo在心里权衡接下来要如何做,“有什么事吗,Victoria?”

“我看我们还是先决定一下要么进去说,要么出来说,这会儿这么多客人,总不能一直在门口挡着路吧。”

Solo借着观察大堂里是否有空着的座位供他们谈话的时机也观察了一下Mendez的反应,Mendez这时已转过去背对着他们,Solo想了想,在外面他无法观察到Mendez的状况,如果有突发情况也没有办法应对,而在里面也许Mendez看到他们时能明白这是一个任务,哪怕有其他什么误会——他在任务结束后都可以解释——也许Mendez会避开他们到安全的地方,便侧开身让出路来,“抱歉,让女士站在风口是我考虑不周,我们进去说吧。”

酒店大堂里有不少为等待的客人摆设沙发桌椅,Solo颇为绅士地引导Victoria往离前台较远的一处沙发走去,Solo用余光观察着Mendez的反应,Mendez一直没有看向这边。Victoria走在Solo侧前方,似是无心地向前台方向看了一眼,Solo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在沙发前停了下来,请Victoria坐在里面,自己则站在外侧,看了看附近的吧台,Mendez已经离开了前台准备离开酒店,看起来一切都按照他的想法进行,Solo也挡住了Victoria看向前台方向的视线,“喝点什么吗?”

Victoria拍拍身边示意他坐下,“不必了,昨天想起忘了和你说,”Victoria倾身想往前台方向看去,Solo下意识随着他的动作也前倾了身体,“Victoria?”

“抱歉,”Victoria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便坐正了身子,“之前忘了和你说,聚会的请柬是一人两份,需要携带一位同伴,当然了,男女不限。”Victoria俏皮地尾音上扬,仿佛笃定了什么似的又补充道,“我可是很期待你和你的伴侣出现。”

如果没有Mendez的出现,Solo或许会把这份邀约当做Victoria试探他是否有其他同伙,也许Victoria最初来找他的目的确实如此,但现在问题却复杂了很多,比如Victoria是否意有所指,毕竟,他几乎可以肯定Victoria注意到了他的观察与保护,他或许可以寄希望于眼神没有踪迹,Victoria没法确定他所想保护的人是谁。

无论如何,Solo想,Victoria是个危险的对手,总归不能把Mendez卷进这件事中,“我想你知道我是一个人来西班牙的?这也有点强人所难了吧。看起来我需要去哪里先找一场艳遇?”

“巴塞罗那也是个艳遇的好地方,不过——”Victoria拖长了声音,“既然你是一个人,那真是太好办了。”Victoria向身边的保镖招了招手,他们围在了Solo身边,“我想,作为东道主我还是有权力把请柬送给我想送给的人吧。”

多年特工的直觉让Solo警铃大作,他腾地站起来,却仍然压抑出一个勉强算是温柔的语调,“抱歉,但也许我需要改变个计划了,我现在可以拿走我的另一张请柬了吗?”

“请坐,先生。”Victoria的保镖跨步挡在两人中间。

“小姐,人带到了。”Solo看着Mendez走过来,两个Victoria的保镖走在他的身后,Mendez看起来非常迷茫以及无辜。

“Victoria,我想我们的交易中有项共识是不让无关人员参与吧?”Solo用手臂格开周围的保镖让自己往Mendez的方向走了走,保持了一个既不算亲密又便于掌控局势的距离,转过身面对Victoria。

“是的,但,还记得我说过我是东道主吗?”Victoria直视着Solo,“或者你的意思是,无论发生了什么你不会关心因为他是无关人员吗?”

Mendez伸出手抓住了Solo的手腕,示意他不要继续吵下去,“我想我大概是在场唯一一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Mendez环顾了一圈,继续了显然对缓和气氛没多少作用的话题,“小姐,如果您没有其他的事的话,能否给我与这位先生留点空间叙叙旧?”

----------------------tbc------------------------

Victoria上章要查solo的短信发给了谁,但第二章要是就能查到的话CIA趁早原地解散好了,所以solo聚聚的舅局身份暂时暴露不了

厉害的小姐姐都是靠直觉的

评论(4)
热度(29)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