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Solo/Mendez】Get Ready for It【4】

咸鱼的生活结束了,下一段咸鱼的生活何时才能开始【倒地不起.jpg

前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加快了一丢丢进度不然舅男怕是成立不了了

-------------------------------------------------------------

【第四章伪装】

Mendez和Solo一起将圣安娜号上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都复盘过后,得出的结论与之前类似,而考虑历史版本的恢复,硬盘修改的时间是完全可查的,而那恰好发生在圣安娜号航线的最后一晚,这样最主要的嫌疑便聚集在了教授的外甥女Melinda。Melinda的审讯并非二人负责,不过Solo还是争取到了让Mendez去参与的机会——他现在对Mendez的身份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再基于他对Mendez的感觉,这多半来自他的直觉,他觉得让Mendez去参与审讯是个很好的主意。

大约两天后Mendez就把审讯结果告诉了他,“她的名字是Gaby Teller,是一位德国出生的英国特工。”

Solo接过Gaby的审讯记录,以及部分相关的个人电子资料,“相关记录还算完整,也就是说MI6方面为她伪造了全部早期记录?”

“我们联系到了真正的MelindaJames本人,发现她们早年认识,Gaby在意大利度过很长时间,我们也有理由怀疑她是在意大利被MI6招募为线人。”

“然而这仍然有问题,根据这份资料,她本人确有比较实用的工科基础,但对于计算机科学的掌握实在有限,而修改程序,即便是个微小的修改,也需要对于程序结构的非常熟悉,加上教授说过Melinda并未参与他们的研究,因而我们无法认定她是修改程序的人,除非——”

“除非硬盘里原本的程序结构就已经泄露了,他们只是缺乏一个机会对此进行修改,而事实上缺乏大部分条件的圣安娜号不应该也不可能是很好的选择,能够接触到硬盘具体内容的人应该比一个伪装的Melinda在登船前有更多的机会。”

“没错。所以我们在寻找一个精通相关领域,有能力对硬盘内容进行修改,但又没有机会在意大利下手的人。”

“但是教授曾经说过,‘由于硬件条件不满足要求’,普通的笔记本电脑是不足以运行硬盘中内容的。”

“这方面我与网络技术部门沟通过,以他们的意见是,除非圣安娜号上配备有一个大学专业实验室的设备,否则的确不容易,”Mendez歪头想了想,在Solo看起来可以称得上十分可爱的表情,“但是如果圣安娜号上有呢?你记得那天晚上你和那群俄罗斯特工对峙时候吗——”

“——那些箱子,是空箱子。”Solo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场景,当俄罗斯特工开枪时,子弹擦着他身边飞过,穿过了旁边的几个箱子,由此导致了一堆箱子的互相碰撞滑落,“为什么会在船舱外堆着箱子呢?常理来讲如果箱子是盛放一些航行所需的消耗品,那么只要空箱子只要放在原位就好,何必堆在船舱外占地方?”

“而且你还记得第二天这些箱子还在原地吗?”Mendez回忆了一下觉得没有印象,第二天一早就到达了巴尔的摩港口,他只偶尔注意了下Solo,船上有什么变化并没有注意到。

Solo也摇了摇头,“没有注意,也许我们可以从圣安娜号上下手?虽然时间隔这么久,应该也查不出什么。”

“那看起来我们需要申请调出圣安娜号的资料了。还有一件事——”

“也许我们想到了一起,”Solo从文件夹中抽出一张纸,“调查圣安娜号当次航行中任何机组、乘务、旅客资料的批准令,之前想着大概是迫不得已的时候可能会有用,现在看来可能不到万不得已也需要。”

Mendez接过这一张批准令,那正是他打算去申请的,他看了看内容,又抬头看了看Solo,还没说话,Solo先开了口,“不可置信?”

“那并不是,”Mendez把这些文件收了起来,“只是有时候觉得你像是把我在想什么全都看穿了。”

“我以为那是你的工作,Tony,还记得你猜出我是你的同事这件事吗?多么精准的直觉。”Mendez和Solo熟起来后被Solo问过当时在圣安娜号上的事,Mendez谈到他猜测Solo是他的同事所以听到枪响就怀疑是他发生了什么事。而当Solo问起Mendez如何有如此猜测,则被Mendez以直觉解释了过去。

“直觉并不是每次都可靠的,我有过不少次盲目听信直觉犯下的错误。”

“那你为什么会觉得这次是可靠的?”

Mendez闭口不答,把东西放好,看了看手表,Solo便抢先接了句,“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吃午饭?”

 

对圣安娜号的调查出乎意料地顺利,这部分归功于Solo惹出的事端,以至于Mendez看起来忧心忡忡地问Solo,“这会不会看起来太顺利了?就像他们故意暴露给我们的一样?”

“我得说谨慎是一种美德,但是,过多的思考有时候就很没有必要了。安心,Tony。”Solo最近看起来心情非常地好,“这就像我打算向你表白,事实上我并不会想太多你可能拒绝我的理由,我会直接说,Tony Mendez你是否同意和我开始一段稳定的浪漫关系?”

Solo直到说完这段话,才意识到整个办公室都安静下来,各种八卦好奇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两人身上。

这绝对,绝对不是Solo想好的告白方式。

Mendez在这安静而诡异的氛围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倒是Solo先回过神,“我很抱歉,不应该在工作时间这样说。”

Solo并没有把这个脱口而出的告白当成普通的打比方遮掩过去,Mendez便也放弃了一闪而过的忽视念头,“那么我们可以把它留到晚餐时间,现在继续谈这个调查工作。”

周围没有围观到八卦的特工们纷纷表示非常失望。

晚餐的安排上Solo早已认真考虑过,每次他订的餐厅周围的环境避开了看起来就非常Solo风格的华丽,而更有温馨的家庭感。虽然不是今天,Solo本来的计划更完整,试探,慢慢地亲密接触,等到水到渠成的时候,就在这种温馨的氛围中把话题引向两人自身,谈到他们的信任,心有灵犀,亲密无间的合作,再到自己对他的感觉,自然而然地引导他的告白上。而在出了工作中的意外后,这些一下子都成了毫无必要的铺垫,Solo已经把最后一步推到了他们的面前。

餐前酒刚送上,Mendez转了转酒杯,酒液在杯中轻摇着,“我很抱歉,我恐怕还没有做好开始一段你所说的‘稳定的浪漫关系’的准备。”

Solo沉默了几秒,“而你并非直接认为对我没有感觉或者怎样?”

“不,你很好,我说真的,Napoleon,你是我可以想象到的最好的,所有的问题都在于我自身——”Mendez没有说完,Solo伸手握住了他还在试图转高脚杯的手,“Tony,无论我们的关系进行到了怎样,它都不是什么任务或者工作,需要分出谁的错或者谁的责任。我所看重的一直都是你的感受,而不是让它成为你的负担。”

Mendez回握住Solo,“我曾经搞砸过一段关系,每当我想与你建立这样的关系时——是的,在此之前我也考虑过这一点——这种感觉让我害怕,我害怕搞砸和你的这段关系,我觉得我还需要一段时间。”

“那么在此之前,我觉得我们或许算是‘超越工作’的关系?”

“你说了算。”Mendez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笑容,这让Solo觉得他们“超越工作”的关系也许可以从一个吻开始试水。

 

对于圣安娜号的调查基本证实了两人之前的推论,只除了一点,对于策划和具体执行人的追查及他们与俄罗斯方面的联系。不过至少在这一阶段,如何泄密的基本问题算是解决了大半,余下的工作则会由更多特工接手对于可疑人员进行排查,对Solo和Mendez而言,他们的工作也可以有了一个阶段性的放松时刻。

而对于圣安娜号自身,那晚的几声枪声在其后的日子里越传越可怕,圣安娜号因此大批大批地损失着旅客,仅仅半年过后,她便不得不退出了客轮的行列,并在随后的年岁里被拆得四分五裂,用作他处。

三十多年后Elizabeth突发奇想,打算模型复原Solo和Mendez相遇的地方作为他们三十周年结婚纪念日的礼物。她用各种方式拿到了能找到的几乎所有圣安娜号的资料,甚至包括了委托建造圣安娜号的公司的不少文件,整理起来足有一叠高。

Lizzie随手翻了翻前面几页,她对公司架构一类的也只是略懂,后面的设计图纸才是她的本行,翻着翻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来倒回去翻了几页。

出于种种考虑,Solo和Mendez在讲他们的故事时隐瞒或模糊了绝大多数真实的组织或人物名称,Lizzie长大后自己翻阅资料才查证了不少真实的故事。但有一个名字他们从未隐瞒过,Lizzie对此熟之又熟。

圣安娜号是一段故事的开始,而这个名字是一段往事的终结。

Lizzie的目光最终落在那家圣安娜号所属公司的董事会名单中,落在那个名字上:

Vincigueara。

------------------------tbc------------------------------

圣安娜号的戏份基本可以结束了,如果我去开了这个世界观下的2.0的故事的话圣安娜号大概还会拉出来溜一下,lizzie会是2.0故事中的主要NPC

评论
热度(33)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