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月疏影

超蝙亨本不拆不逆

【Solo/Mendez】海洋之心(未完)

很久之前的脑洞,未完,后一半还在此篇更新,更新时会在标题标注已完结

泰坦尼克号半AU

大家中秋节快乐呀

-----------------------------------------------------------------------

【0】

是“噩运”,亦是“希望”。

 

【1】

“在世间所有的珍宝中,我还是最中意那块‘海洋之心’。”Solo坐在一群莺莺燕燕中间,从杯中略倾了些酒液,占着在桌上画了一个心形,“海洋之心,著名的‘噩运’宝石。”

有个女孩子问为什么是‘噩运’,Solo看了看对方,浅浅勾起一个笑容,“如你一样的美貌,都能成为毒药,何况一块最美丽的钻石?”这时候海上风浪颠簸,船身晃动,Solo与那些女孩子们不得不暂时停止了讲话,各自撑着身边稳定的家具坐稳了。

Solo不由得去观察那位他从登上游轮就一直注意着的人,刚才一个风浪他显然没有准备好,画板和笔掉落了一地。他扶着窗边顾不得去捡,游轮还在颠簸,画板一路滑到了Solo面前。

Solo捡起画板的前观察了一下那人的表情,一瞬间竟觉得有种情书被暗恋之人发现的羞窘,Solo翻过扣在地上的画板,旁边有低着头的女孩子正好看见了,小声惊呼了一句“漂亮”。

那画上的人,不是Solo,又是Solo。

Solo踏上这艘游轮,唯一的目标是寻机偷走那枚“海洋之心”,为了行事方便,他自己略做了些打扮,遮掩了不少本来的特征。而画面上的他,是他原本的样貌,并无任何掩饰改变。Solo再次看了一眼那人,这次那人偏过头看不到表情。Solo在几分钟内回想了一下,他查到对方是CIA特工,上次任务结束后对方非要把“海洋之心”当做谢礼送给他,这时也是Solo意外发现“海洋之心”下落的时候,在此期间Solo始终保持着自己的伪装,之前也从未见过对方——就算见过,Solo对于自己的伪装也颇有自信,不至于被人一眼看穿。

他不由得又多看了对方几眼,那人对于自己拿到画板和旁边姑娘的称赞都有些仿佛置身事外的镇定自若,一如画上的Solo真容不过是一个巧合或者另有其人,完全没有被真人发现的窘迫。

待到风静了些,船身也稍平稳了下来,Solo起身走去,将画板还给了他,“画得真好。”Solo又假装看了看附近寻找画中的人,“不像是速写,在画心上人?”

对方看着Solo笑了笑,“是在画有趣的人。”

 

【2】

按照Solo设定好的计划,他原是打算和他的目标Mendez进行一些接触的,以便于接近“海洋之心”。之前还画板也算是给了Solo一个契机,两人发现彼此还挺投缘,自然而然也就和Mendez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朋友”。

“所以你去美国是回家还是度假或者出差?”两人端着酒杯,在甲板上吹风,Solo故作好奇地问。

“回家,那你呢?听你的口音应当是英国人吧。”

“确实,不过美国是个适合于追逐所爱的地方。”

“你的‘海洋之心’?”Mendez显然听到了他在船舱内对姑娘们的耍宝。

“一部分算是,但也不是全部,就像这样——” Solo把酒杯中剩下的酒倒进了海里,“说追求就上路,说放弃就放弃。”

Mendez轻轻叹气,“年轻真好——虽然我还是不怎么懂这块总象征着噩运降临的宝石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Solo心里一动“确实有很多人认为佩戴这枚宝石会带来噩运,但是就像潘多拉的盒子,当所有糟糕的都被放了出去,最后仍然会留下一样——人们管这个叫希望。”

“很多人想要淘金,然而真正找到金子的没有几个;人们总觉得希望会留给自己,事实上呢?”Mendez学着Solo的样子将酒倾进海中,“希望是这世上最虚无缥缈的东西,大多数时候,就这样淹没在波浪中。”

“听起来你像是个无可救药的悲观主义者。”

“不,”Mendez笑了,“也许算是悲观主义,但是我所做的,总要在噩运里找出希望。”

“这听起来像是来自教科书上的励志故事。”Solo从Mendez手中取下杯子,放在一旁的托盘上,又从托盘上取了两杯,递给Mendez其中之一。

“或者听起来生活一点——毕竟,我不喜欢海洋之心,最主要是因为它的深蓝不如你的眼睛美丽?”

Solo被一口葡萄酒呛了一下,狼狈地扒着栏杆咳嗽了几声,Mendez微笑着品了一口酒。

 

【3】

晚上Solo约了Mendez给他画一幅肖像,两人一起吃完晚饭后,便到了Mendez的房间。船舱里空间不算很大,也没有太多属于Mendez自己的东西。画板上早换了张干净的新纸,Solo看着Mendez拿出画板时问了句,“之前的画呢?”

Mendez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一眼,“收起来了,如你所说,‘心上人’的肖像回去要珍藏好。”

Solo没有答话,转身面向某个角落背对着Mendez。

Mendez便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你确定要在这里画?虽然也不是什么非常严重的问题,但确实这里背景太单调了,当然不画背景只画人也不是不能够,不过——”

“——事实上我觉得这些都不太重要。”

Mendez循着声音转过身去,一个“陌生人”出现在他的眼前。只是相对其他人而言,Mendez在CIA多年浸淫此道,早就看穿了Solo之前绝大部分容貌上的伪装。饶是如此,此时面对Solo的坦诚,Mendez心中也并非不动容,他缓缓走到Solo面前。

“没有什么想说的?”Solo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耳语。

然而Solo似乎并不真的想听到他的回答,直接找到了他的唇纠缠了起来,一吻结束,Mendez推开了Solo,制止了他下一步打算,“我确实有些想说的。”

“不能晚一点再说?”

“不能,”Mendez截住Solo想要再次搂住他的手,“那显得太奇怪了。”

Mendez放开Solo,转身去找他的行李,从中翻找了一会儿,拿出了一个小盒子,“事实上,我也有东西想要送给你。”他把盒子在Solo面前打开,“一个你一直想要的东西。”

那块‘海洋之心’静静陈放在天鹅绒之上,就如传说中一般高贵而优雅,深蓝色的宝石在光下透着些许紫蓝色,越显出神秘幽魅。

Solo将手覆在Mendez的手上,合上了盒子。“我曾经非常想得到‘海洋之心’,甚至为了它去跨越大洋,但是现在我却明白了,我不再想要这颗‘心’了,我想要另一颗心,我想用我的全心全意去追逐他。”

Solo深吸了一口气,“告诉我,我可以得到那颗心吗?”

他们之间迎来了一个较长的沉默,直到Mendez轻声回答,“是的,他属于你了。”

----------------------------tbc------------------------------

我查了一下,海洋之心应该是一类深蓝色宝石的统称,本文借用了泰坦尼克号中的海洋之心宝石和现实中的“希望”这块宝石的概念,把两者揉成了一件事儿

评论(1)
热度(46)
©浅月疏影 | Powered by LOFTER